池馬2

 

 魯迅的小說「在酒樓上」,有這麼一段:

我所住的旅館是租房不賣飯的,飯菜必須另外叫來,但又無味,入口如嚼泥土。窗外只有漬痕斑駁的牆壁,貼著枯死的霉苔,上面是鉛色的天,白皚皚的絕無精采,而且微雪又飛舞起來了。我午餐本沒有飽,又沒有可以消遣的事情,便很自然的想到先前有一家很熟識的小酒樓……出街向那酒樓去……由此徑到小樓上…… 「一斤紹酒。 ----菜?十個油豆腐,辣醬要多。」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