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星期了吧?雨,像是掉入無止境的阿里巴巴夢境。


   嘩! ! 嘩!門前兩棵大樟樹被雨勢壓彎了枝條, 晃著喘息。


   雨水洗了的玉蘭花,連香氣都沖乾淨了,愣頭愣腦的趴在枝頭。


   順著檳榔樹爬上的黃金葛,一尺來寬的葉片代替了芭蕉,


   在我的窗前,早也蕭瀟、晚也瀟瀟。


   滂沱夜雨,淒厲的揪著人心。


 


   勤勞的鄰婦在雨中炊煮肉粽,用香氣對抗沙沙不停的落雨長夜。


   今年的端午節就這麼飄著月桃葉的香氣, 溼答答的進入了初夏的街坊長巷


 


           


   


   第一次吃到用月桃葉包的肉粽,炊煮時強烈的香氣,野豔的令人蹙眉。


      像是當年第一眼看到他,濃眉下的黑眼珠陰鬱的叫我反感。


 


   可是那年的端午節前,雨後的夜窗飄進巷子裡煮月桃粽的香氣,


     竟然透著涼涼的、香香的令人舒服的南國味道


  多年後回想起來,可能是被手裡握的電話,跟他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中,


   被他下了蠱喜歡起月桃葉香,更勾起去見他的衝動,


   第二天就遞上了調職申請書。


 


   是衝動,到台北見到他就後悔了。


  「怎麼會這樣?」 我跺著腳恨著問自己。


   不認輸的纏鬥一番,以為會有個什麼新局面,最後還是低頭認賠殺出。


 


   一年一年過端午節,默默的上山剪月桃葉、一片一片洗葉子,燙煮葉片、


   浸泡糯米、炒好肉餡、用燙軟的月桃葉片包裹拌著花生仁的糯米,


   放半粒鹹 蛋黃,木耳、肉塊、棉線繞兩圈紮緊、大火滾水煮。


   煮出滿屋子的月桃香,忙得披頭散髮渾身大汗,


   一邊整裡廚房一邊聞著那股野香,氤氳瀰漫裡一年想他一次。


 


   今年春天,突然友人提到那個我以為沒人知道的名字。


   母親節他回台東過了。原來友人的先生是他高中同學。


   怎會談起我?那個有月桃香氣的人。


 


   整個城市的超商掛起端午肉粽預購的促銷布條,


   每年端午都會下雨,據說是老天為屈原不甘流淚,


   今年老天爺卻像瘋了似的往下潑水。


 


   我沿著都蘭五線的山路蜿蜒開車,


  想要覓一叢鮮怒粗長的月桃葉來包粽子。


  都蘭山壁掛著大大小小的時雨瀑布,轟隆作響;


   雨勢毫不留情的和雨刷像比武般鬥得你來我往。


 


   山路旁一叢叢的月桃垂著一串串粉白花蕾,握著方向盤,月桃葉拂過車身.


   我放慢車速,怕強韌的葉稍刮傷汽車烤漆,


   就像我好整以暇,躡著手腳的逃離他,就是怕傷痕過深.


 


 



 


     


 


 春天時去日本,逛書店時讀到一本「花日本語」,提到月桃。


 


 月桃花蕾是月神的「變若水おちみず」,粉白的月桃花蕾,


 嬌嫩的桃紅色尖端用嘴吸吻出甜甜的花汁,


 那是月神返回青春的神秘仙露。


 


  書中也提到“Shell flower是月桃花的英語名稱。 


  誠然,月桃花像極了捧在掌心的一堆小貝殼,


  也可能是月神遺落在海濱的月桃花幻成小貝殼吧?


 


 也難怪小學時的遠足,男生會摘下月桃花,


 拿的高高的,給心儀的女同學吸取那甜甜的花汁。


 


 


 


 


 整個都蘭海灣一片迷濛。


 雨,好大,大的沒法一手撐傘一手剪葉子。


 算了!


 都已經這麼多年了,今年的端午,月桃香味就不聞也罷!


 



 


 


                                                                           感謝格友*花戀蝶*借我兩張月桃花相片.


                       延伸閱讀:vs山豬fax台東 月桃-台東生態


                            紅燜廚娘: 老蔡肉粽 蔡珠兒 著 


                                                                            ~參考 "花の日本語"    山下景子 著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