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08237_1536521029708724_2716227824074032873_n[1].jpg

                      llllll 峰 lllll

     峰,日本香煙,是他抽的香菸品牌,也是她認識的第一種外國香菸。

     他愛穿亞麻紗的白襯衫,淺卡其色的麻質長褲,居然還有獵槍執照,

     沒事還會獵一隻彩羽斑斕的環頸雉回來,誇其槍法。

     一起摩托車出遊,正好可以聞到衣衫裡那股淡淡的煙味;

     歪頭講話,口氣不佳,原來那就是菸臭味。

     後來分手了,跟許多故事一樣,升學、出國、追求理想,搬遷,

     越走越遠,斷了音訊。

相伴_調整大小.jpg

     她自己不抽菸,卻會經過免稅店時,買一條《峰》送人,然後要人家現場開封,

     抽一根菸,讓她聞一聞煙味,回憶幾分鐘曾經的溫柔。

     前兩天,寒流籠罩,冷雨沙沙,偏偏小城瘋元宵,鞭炮喧囂,煙塵瀰漫;

    又偏偏,身邊人挑起舊帳,言語又刮又澀。

   神經極大條的歷年忘記她的生日,別說玫瑰花,是連根草都沒有的,

    遑論元宵節過後的情人節。

下工_調整大小.jpg

      她壞心情內外夾攻,忽然想起櫃子裡還有一條《峰》,匆匆放進提袋裡,

     想去送給一個開咖啡館的朋友,那個人長的跟他一樣長手長腳,

      一樣的一肚子不合時宜、菸癮極重,深知她喝咖啡的口味。

情人節到了.jpg

      她披上羊毛圍巾,走進寒雨中,來到咖啡館門口,卻見大門深鎖,

     原來他家也是躲避炸邯鄲的烽煙,出城避靜三天去了。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她第一次討厭下雨,討厭元宵節,討厭元宵節過後的情人節。

望斷天涯路 劉襄群

 

 

    文章標籤

    みね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