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232.JPG

     昭和15(1940),台東廳立台東高等女學校(今台東女中)設立於北町(今台東市民權里),並建有供教師居住的宿舍。之後並有其他單位如台東中學、稅捐處等於此起造官舍,逐漸形成今日所見之「北町老宿舍群」。也是2017巷弄舊事生活節的主要場景:台東市中山路15440~42號。

     要不是辦理「2017巷弄舊事生活節」,哲次郎也不可能重新走進他13~15歲時生活的故居。

     以下以第一人稱敘述:

     我的父親,曾是日治時期的合格音樂教師。民國34年台灣剛光復,應台東女中首任校長林進生先生之聘,任職東女音樂教師。因此隨父親,由故鄉新港(今成功鎮)遷住進台東女中之教師宿舍,就是今天巷弄舊事生活節的主屋。

        當時宿舍區至寶桑路之間,都是水田。我必須踩著田埂,每天步行到市區的另一頭,台東中學,就讀初中一年級。IMG_4245.JPG

     尚未有路燈的宿舍區外,夜晚是一片漆黑,藉著微弱的月光,水田粼粼發光。夜晚若去參加慶典遊行或看電影返家,走在墨黑的田間小路,心中非常恐懼。為了壯膽,望著遠遠宿舍裡的燈火,邊走邊吹著口琴,「風流寡婦」這首輕快的圓舞曲常常伴隨少年的我歸家。

     遠處宿舍的燈光倒映在水田裡,亮晃晃的,我幻想那是某種怪獸的巨眼在怒視著我,非常害怕。後來念了師大英語系,受教於梁實秋教授門下,他教過一首詩,英國詩人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的老虎詩(the tiger),那時老虎的英文也有人寫: tyger: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每讀那首時,腦海裡便浮現13歲時,住在北町宿舍,夜暗歸家,懷著恐懼心情,幻想水田可能藏有老虎等怪獸,露出兇殘的眼睛光,準備吃我.....

 

      日式的宿舍都有寬敞的木格窗,窗戶都有窗台,窗台下還有幾格可以推拉的小木窗,我常常坐在窗台上,或躺臥在榻榻米上看書、吹口琴、拉小提琴、甚至把小喇叭伸出小木格窗,往外用力的練吹歌曲,好不愜意啊!

              ↓13歲的北町少年哲次郎

IMG_4244.JPG

       這座老屋也是轉變我一生學習的重要背景。

      當時日本人戰敗,倉皇離開台灣,每人只限帶五公斤的行李,所以宿舍裡留有許多日本人帶不走的東西。某一天,我到附近的無人宿舍裡玩耍,隨便亂翻,翻到幾本英文書,如獲至寶,那是一本英日辭典、英文版安徒生童話、英文格言。

      在七十多年前,日本人離開,國民政府來台,教育青黃不接的混雜時期,光是英文一科目,每學期都會換老師,每個老師發音又不相同,師資良莠不齊,這三本英文書籍,對喜好英文我來說,如大旱逢甘霖!

     每天早晨上學前,靠著宿舍窗台,就已經將今天要上的英文課單字查好記好,甚至整本課本的單字也都查好字義,記了滿滿的筆記本;更發揮一股蠻勁,在高中時期,硬生生地把這本英日辭典背完畢了,哈哈,所以我是用日文學英文。

     那本英文格言書裡的佳句名言,也是影響我至深並奉行不渝。例如富蘭克林說:Early to bed and early to rise, makes a man healthy, wealthy, and wise.(睡得早起得早,使人健康、富有、有智慧。) 於是我變成一個早起早睡的人,至今有健康的身體;雖然不能富可敵國,也夠溫飽了;雖沒有得諾貝爾獎,也讀過世界十大名校之一。

     隨著父親離職,我也搬離此處。七年後情緣未了,我從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返回母校,台東高中任教,入住東中教師宿舍,離我13歲住的東女宿舍只有百步之遙,真是情深依依。

IMG_4246.JPG

    ↑ 就讀台東高中時期,我也組織管樂隊喔.....

      北町日式宿舍群裡曾住有兩位名人,一位是歐晉德先生,前台北市副市長、前高鐵董事長;另一位就是名音樂家,李泰祥先生。

     當時剛剛爭取愛情勝利的李泰祥(那是一段令人驚嘆的愛情故事),隨任教東女的妻子許壽美老師住在宿舍裡。

     李泰祥是當時台東地區第一個正科班出身的小提琴家,對音樂有極瘋狂的熱忱,組織了弦樂四重奏。他擔任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是他的學生蔡瑞嬌,大提琴是他的妹妹李雪櫻,缺了一把中提琴。因為我當時任職卑南國中,引薦李泰祥來卑中任教,有很好的私交,而我會拉小提琴,拉中提琴只是拉寬指距而已,李泰祥便邀我拉中提琴。

     我說,我不會看中提琴的樂譜。

    李泰祥笑說,簡單,我幫你改寫成高音譜號。

     莫札特的小夜曲從頭到尾四個樂章演奏完畢要二十多分鐘,中提琴樂譜交在我手中了。這首全本小夜曲我們在台東某次慶典音樂會上演出,至今目前台東的弦樂四重奏樂團還未有人如此表演過呢!

      常常我們在吃過晚飯,像這樣的夜晚,四個人愉快的練琴,愉快的音樂傳出隔音效果不佳的木造宿舍,不是每個人都能欣賞音樂,所以引起鄰居的抗議,大聲的叫罵「吵死了!吵死了!」,李泰祥露出大師的笑容說:「別管他,我們繼續練!」

IMG_4243.JPG

     ( ↑ 左為李泰祥、蔡瑞嬌、林哲次中提琴,背對的是大提琴李雪櫻。)

     這應該是台東第一個弦樂四重奏室內樂團吧!

     後來李泰祥到美國加州進修音樂,他的自傳和履歷資料便是我幫他用英文寫的。

IMG_4247.JPG

 

     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過:「我們建造房屋,然後房屋塑造我們(喜好、習慣)

    We shape our buildingsthereafter they shape us.」

     感謝北町舊宿舍,感謝「2017巷弄舊事生活節」打開我塵封的記憶,

     在人生晚霞的餘暉裡,搭著時光機,走出少年純真的我。

IMG_4242.JPG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