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不上來那種感覺。

                                說不喜歡嘛,倒還好。

                                說喜歡嘛,它又走了味。

 

 

           打電話進去請「藏群」來車站接我,

 結果應答的櫃台居然說:「喂?」而不是「摩西?魔息?」


 

                            



 

 我不是在北海道的小樽嗎?怎麼我耳朵的聽的是大陸口音的中文?

 不夠親切的中文指引我們還要回頭再坐一站才能派車來接,

 心裡就一直冒疙瘩。

 日本的溫泉宿說中文?雖然我哈日,但不媚日。

 

  

 

 

「藏」的日文是「倉庫」的意思。

這家溫泉旅館的設計師是當地人中山真琴,看的出來以倉庫的意念來設計。

外牆用裸石和鐵筋勒成石牆,路邊看不到大門,向走迷宮一樣,

 迴轉幾圈才神秘的由電動門感應開啟,好勾起旅人的好奇心。


 

   



 

 端來迎賓茶點的小帥哥,雖然彬彬有禮,

 但是用中文說:「歡迎光臨」

 就是無法表達日文同義詞句所呈現那種真誠歡迎的修辭美學,

 那種已經發展成熟的溫泉旅遊文化,很細膩,很熨貼,

 卻不黏膩的待客氛圍。

 我的臉色應該不好看。

 

   


 

 進入房間的甬道,從腳底採光,好像要抓進去關「禁閉」的看守所。

 

  

 

 

   



 

 房間陳設華麗繁複,跟兩天前投宿的銀山溫泉「藤屋」極簡風格,

 完全是兩個世界。

 

          

 

 

  

 

 臥室就有西式彈簧床和日式榻榻米兩種,讓人不知如何選擇,

 心中暗自發笑:

 難道要我上半夜睡席夢思,下半夜睡榻榻米?

 抑或是詛咒我今晚和老爺大人吵架,兩人分房睡?


 

                    

 


 

 最後,我們決定,為了我的脊椎骨健康,睡和式房間;

 行李放在西式彈簧床上,有個高度,方便拿取。

 這個典雅的小握把手鏡,我喜歡。

 

 

 

   有個共通小院子,設計的巧妙,看不到隔壁鄰居。

 

  

 

   北國夏末的楓葉已經襯著藍天紅似火。

 

 

 


 

   個室泡澡池還滿優的。

   

 

 

 「藏群」的室外公共空間設計都是暗色調,看不到繁花綠葉。

 據說都是當地藝術家的作品。

 

  

 

 說真的,可能我藝術修養還不夠,左看右看,坐下來喝杯茶再看,

 還是不知道「美」在何處。

 

 

 

 

 

 

  

 

 

  

 

 


 

  

 

 

可能是我個人偏好,整個空間設計,我只喜歡這間「茶室」的空靈。

     空靈無一物,只有這一盞沒插花的花台吊飾。

 

  

 

 

 「藏群」酒吧裡的各式酒類飲料全供客人無限暢飲,酒保也是中國人,

 那天有一組澳門來的客人抽著煙斗,坐在吧台前喝啤酒,

 男女皆操南蠻鴃舌,嘰呱著吞雲吐霧,我閉息快快離座,心中懊惱到極點。


 

  


 

 豐盛的晚宴,也是食不知味,沒有留下什麼味覺在回憶裡。

 

      

 

 

 

        

                              生魚片上的是我最討厭吃的鮮干貝和紅鮭魚.

 

                            

 

    

 

               這片牛肉實在不敢恭維呀!

 

 

  

 

 

 

     

 

                                調味的海鹽, 請自己動手磨.....

 

 

 

 紅酒的溫度也不夠,醒的也不足,玻璃窗倒影出吾家老爺子一副無聊的身影。

    



 

 還好是第二天的早餐,九宮格在朝陽的輝映下,引起一些趣味。

              

 

                   只一片海苔,煞有介事的用炭爐烘一烘脆。

 

         

 

 

        

             早餐吃乾飯,講究的飯匙容器,是飲食文化趣味。

 

 

 

          

 

                         這個古雅的筷子捲布是贈送給宿客的伴手禮。

                         謝謝呀!

 

 

 

         想說被它美美的網站照片吸引,千里迢迢到此一遊,

         而且是安排這趟「夏之旅」的壓軸,

 天氣也很清朗,好不容易東摸西看,隨手亂拍照,捱到上午11點退房時間,    

 假裝很高興的提起行李,揮手離開這說中文的日本溫泉宿。

 

 

 

 

 感想:

 雖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憑良心講,「藏群」設施、服務等等都是上選,  

 

 但是老闆為了招待來自中國的富家旅客,

 

 聘用了講中文的服務人員也不是不好,

 但是服務人員從小的家教與文化陶冶所流露出來的舉手投足,

 就不是短短幾個星期的職前訓練可以教出來的了。

 

 殘念呀!

 

 


 

  

 

  (內裝是備用的捲筒衛生紙)

 

 

                            

                            ( 大眾浴池, 可探出半個身子看風景。 )

 

 

 

                                     

                                       北海道  朝川里溫泉 「小樽旅亭  藏群﹞

 

                                                     http://www.kuramure.com/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