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為長大一點,被母親按在盆裡洗澡永遠是終身不忘的經驗。


 越怕肥皂水流進眼裡,肥皂水越愛往眼角裡鑽。


 胳肢窩怕癢,兩肋也怕癢,脖子底下尤其怕癢,


 如果咯咯大笑把身子弄成扭股糖似的,就會順手一巴掌沒頭沒臉的拍下來,


 有時候還真有一點痛。


 


 若說赤身裸體便是邪惡,那麼衣冠禽獸又好在哪裡?


               


                 ~ 梁實秋˙雅舍小品續集: 洗澡


 



曾經在桃園機場看到大明星白嘉莉返國,一身桃紅春裝笑盈盈的讓記者拍照。


吾雖不是大明星,但是希望掏出護照時,海關人員的利眼一抬,


看到的人不是一臉風塵,雙眼迷離,還有沒刷牙的薰味。


 白嘉莉下飛機前是在哪裡打理服裝,抹補胭脂的呀?


 


從加拿大返國時趁著轉機的空檔,


在溫哥華機場服務台打聽到在機場就可以洗澡的好消息。


那是附屬在機場旅館的SPA,只要付加幣10元就可以解衣滂沱。


 


  


 


   


  機場裡沿著指示,一路尋覓,走不到一分鐘抬頭就是。


                       The Fairmont Vancouver Airport


   


這家旅館就在機場裡面,雖然非常方便,可是住宿一晚要價將近一萬元台幣,


 相對洗個澡只要台幣三百元,顯得好便宜。


                        


 


    


    窈窕美麗的櫃台小姐親切的引導說明,讓我的第一時間就感到通體舒暢。


  可能時間已晚,只有我一個人享受了寬闊安靜的淋浴時間。


 


 


 


    置物櫃。


   


             玄關大鏡子。


 


      


             老式的體重機,不用電池,環保又有思古幽情。


             體重機後的那扇門裡是一間烤箱。


   


 


    


  有兩間淋浴間,因為沒有其他客人,我選擇給殘障人士用的浴室,


  取其空間寬又可以坐著沖澡。


  時間很充裕,我不客氣的上沖下洗,左搓又揉,包括頭髮。


 


     裹上鬆軟寬柔的浴巾,坐在仿若歐洲古堡的化妝鏡前,


     就差身邊沒有幫忙穿衣、扣鈕扣、梳頭髮的貼身侍女忙呼著。


    


    細細的抹上乳液,好好的吹乾頭髮,換上乾淨的衣服,


    來到旅館大廳,翹起二郎腿,


    浴後乾淨身體埋在鬆軟的沙發椅上的吾家老爺,


    甜甜進入夢鄉,發出輕微的鼾聲。


  


 


      


  我洗過澡後,可是精神百倍,看著電梯門口排隊的人龍準備進房間,


  猜不透是何方大爺可以住進如此高價的旅館?


  想起小時候唱的一首邊疆民謠「沙裡紅巴」:


    有錢的老爺炕上坐呀,沙里紅巴嗨嗨嗨


    沒錢的老爺地下坐呀,沙里紅巴嗨嗨嗨


 


 我國自古就有沐浴而朝,齋戒沐浴以祀上蒼的的說法。


 在北平,街上也有「金雞未唱湯先熱,紅日東昇客滿堂」的澡堂。


    梁實秋教授也稱:澡雪垢滓乃人生一樂。


 


 早期台東糖廠製糖時期,溝渠流出湯湯甜味的熱水,


 每日傍晚就有大人小孩脫了衣服,在路邊就洗將起澡來,


 怡然自得的露天洗身,那可是當地一景呀!


 我還能憶起那揉著焦糖香和肥皂香的洗澡氣味。


 我們台東關山火車站被「捷安特」包養後,


 也貼心的建有淋浴室來造福雙輪騎士。


 


 禮(儒行)云:「儒有澡身而浴德」。


 衷心希望,每個車站、飛機場都設有便宜清潔的浴室,


 滿足想要清潔身體的旅客,


讓「洗塵」這件大事落實在旅途的中途和結束,真正的洗去一身的星風月塵,


 然後神清氣爽的才來到友朋的餐桌上高談這回的旅途見聞。 


 


 


 


 


  



      SPA還附有健身器材, 真有心。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