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一直認為「天塌下來有長人頂著」是句玩笑話,


     這會兒天真的從日本塌下來了,用海水摧枯拉朽席捲而來,


     真的沒看到長人幫誰頂著。


 


    當縣政府發布太平洋海嘯5:34到台東的警報時,


    在外開車的我根本不知道事態嚴重,性命交關。


    只奇怪怎麼了?路上汽車這麼多?台東何時也大塞車了?


    回到家,照常煮飯吃飯,打開電視才驚出一身冷汗,


    如果海水伸入陸地 五公里 ,那我家不也是滾滾洪流中的一片屋頂嗎?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仙台、福島都是前三年曾經留下腳蹤的美麗城市。


    仙台市我們還搭公車繞了一小圈,火車站前一站 《晚翠草堂》


    就是日本教育部指定國民必唱歌曲「荒城之月」的作詞者土井晚翠故居。


    土井晚翠擔任仙台第二中學的英文教師,戰後他的房子毀損,


    學生集資蓋了一棟黑瓦 平房給 老師住,相當感人。


    後來開放當紀念館,不知劫後是否安好?


 


   還有掩映在高大行道樹後的仙台市立圖書館,是伊東豐雄的作品


(設計高雄世運主場館的建築師),整座建物全是透明玻璃牆,世界聞名,


  我曾經用「大水晶」來形容它,寫了一篇『伊東豐雄大水晶』。


 電視新聞我一直注意,沒有圖書館的消息,我想它應該是平安的。  


 


  頻頻核爆的福島市,更是一個幽靜的藝術小城。


  下榻的是一間國家指定文化財的旅館「竹屋」,


  那間旅館的影像記憶,記錄在這一篇


 我還遺忘了一件衣物在房裡,老闆還特別打電話來提醒已在福島車站裏的我。


                核爆輻射塵下,竹屋是否仍然幽雅?


   


 


 旅館屋後是ㄧ段特別規劃的「行人徒步區」,每間商家門面都高雅可人。


 我們特別走進這間具有「療癒」效果的小商店,裡面的商品都是手作,


 展出一位齋藤由美子女士自己設計製作的包包。限於行李空間,


 我買了一個青花醬油瓶,玲瓏可愛,捨不得用,供在櫃子裏呢!


 


   


 


   


 


  


 


  


  


 


  


 


  


 


 


  禍不單行的日本國,地震、海嘯、核爆,每天都是令人揪心的新聞傳來。


  原來訂好19日去福岡的行程也在東京核塵過量的警示中喊卡了。


 


                           ( 福島市內自行車停車場 ) 


 


 


                               ↑     ( 福島市街水溝蓋,好漂亮的浮雕 )    ↓


 


 


 但我對日本的復原能力深具信心,因為我患有日本自助旅行強迫症,


 對日本社會基層人員的工作態度深深讚美。舉兩三個例子證明吧:


 


 一次坐在鄉間小鎮的公車上,看到司機運匠沒事就比手畫腳一番,


 讓我以為我是不是坐上人間版的「龍貓公車」,


 望望四周的乘客們大家都視若無睹,泰然自若,我百思不得其解,


 十分鐘後才終於弄懂了,原來運匠大哥碰到紅綠燈停下起步時,


一定伸直左手,指著前方綠燈,再指側邊紅燈,口中念詞,


 說聲:「 優西よし確定綠燈後再踩油門過十字路口,確保行車平安。


      


                                   (福島市街頭藝術品 )


 


 再看看火車月台上的值班站務,吹哨放行列車前一定戴上白手套,伸直手掌,


 眼睛跟著手指的列車頭尾方向注目看,左右揮動,口中念詞,


 確定乘客全員進入車廂後才吹哨放行。


 也就是手到、眼到、口到,口中念的是標準作業流程詞句,( 才算是心到 )


 用以確認再認。 


 回台灣後,我也觀察台鐵的月台站務人員就馬虎許多,


 只有左右擺頭看看就算OK了。


 


        


  常入住的全日本連鎖旅館「東橫INN」,早餐後我看著服務人員收拾餐廳,


 發現一位服務人員坐在地上,心中正奇怪為什麼她跌倒了沒人幫她扶起來時,


 看見她拿著抹布在擦拭桌面底部和桌腳,我心中大吃一驚,


 在台灣我只看過服務人員擦桌子,抹兩下就好,


 從沒看過如此坐在地上來徹底清潔桌子底部,


 連客人看不到的地方都認真擦拭 之景像。


 


   


      ( 在日本,白色的蝴蝶蘭很高貴,八千日幣除以2.5 合台幣多少 ? )


 


 


          也看過車站公用廁所的清潔人員蹲著刷馬桶,


          是用小牙刷,洗刷蹲式馬桶的小縫隙,認真的沾清潔劑泡沫刷呀刷。


 


   


 


     鄉下小站的「御手洗」也用小牛奶瓶插上幾朵小花,手法不俗。


    明天離開時,這一瓶小花還換了花,撫慰旅人的心。


    這些小細節就是日本傳統「武士道」的精神,


    那種覺得自己沒做好是一種羞恥的心理,


     落實到每一個國民,每一天的生活起居。


 


     


 


       今天日本遭逢如此重大的災變,家園全毀,身無一物,


      連天皇都出來說話安撫人心〈 上回玉音放送是66年前昭和天皇宣部終戰〉


     但這種確實做事情的態度,來執行災區的重建,人心的復健,很快的,


     會再看到他們繁榮的景像,我確信。


     也確信明年東北地區的角館賞櫻一定成行!甘巴茶よう!


 


 


  


     福島這家蕎麥麵店很有名。


 


  


        祝福這家人安好 !


 


  


           ↑  甘美的番茄中間一小尖坨的美乃滋酸醬


 


  


         ↑爽脆的小黃瓜搭配米麴的味噌醬


 


  


       天婦羅蕎麥麵套餐


 


  


       ↑ 糟糕,居然看不出這一小鍋是蝦米碗糕?! 好像是鰻魚嗎?


 


    


                      ↑ 喔,這是豪華版的蕎麥麥,麵藏在碗底,


      上鋪芝麻、秋葵、海苔絲、鰹魚絲、海帶絲,中間一團白色的山藥泥


 


    


 


      夾起蕎麥麵,經過這個小磁杯禮的醬油湯汁,吸哩呼嚕入口,


          讓麵條彈到鼻尖才是吃蕎麥麥的標準動作


          這個小磁杯,漢字寫作「豚口」,難怪,吃蕎麥麵的樣子還真像豬吃東西。


    


 


                  ↓這家是蕎麥麵名店,老闆蒐集了一櫃子的骨董「豚口」醬油杯子。


              


 


           ↓ 我們一行在福島車站內用西式早餐,日本的麵包隨便一家都好吃。


                對面店家門口是標準姿勢真人站立,不是人形立牌喔 !


 


           ↓ 左起: 表妹  老爺子 舍妹 吃早餐  ( 福島車站內 )


  


    


                     福島市密哪桑,お元氣?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