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富源村起點的197縣道,早就是單車騎士喜愛騎乘的美徑,

 來到「松林村」往右手邊一彎,一條更是秘徑的23縣道,沒有指示牌, 

 每次來都是憑著體內的第六感,左彎右轉在布農族的小村,

 矮牆上描繪著布農族人的狩獵農作的日曆。

 

  


一路上坡,車行緩慢,路邊的芒草刮著車身,

花東縱谷遼闊的逼近,彷彿伸手可即,打開車窗,迎風吹來盡是清香,

梅花高雅的清香。

 

 



 



 

 

 

  穿過 阿力曼 口中所說的「天堂之門」,就是一條賞梅秘徑了。

 

 這23縣道從都蘭山腰蜿蜒盤旋,從松林村經過銅礦、尚德小村子,

  沿途種植梅樹,為台東地區最大的產梅地區。

 

 

終點由泰源古隧道鑽出來,走完這一趟,全身浴滿梅香,

人就像陶淵明筆下「桃花源」裡的武陵人回到凡間。

 

 

            說一個梅花的愛情故事吧!

 

 

 

    


 

         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拭紅绡。

         長門盡日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這首詩的作者江采蘋(約西元710~756),是唐玄宗早期的寵妃,

  一直以來都與楊貴妃的故事相提並論。

 

 

 

  她是福建人,家族世代為醫,據說九歲時就熟讀《詩經》,

  並且透露出不凡的志向與自尊自重的性格。

 監高力士出使到福建、廣東一帶,見到了骨瘦神清、楚楚動人的采蘋,

  便選入宮中。

 

  

  這個才貌雙全的女子,深受唐玄宗寵愛,因為她的孤芳自賞,癖愛梅花,

  舉手投足自然散發梅的清艷與芳香,遍在她的居所遍植梅樹,

  戲稱她為「梅妃」。

 

  

 

 

          



 

  梅妃喜愛淡雅的妝服,她有吟詩的才華,也有音樂與舞蹈的天分,

  玄宗曾當著諸王兄弟的面稱許梅妃:

   

      吹白玉笛,做『驚鴻舞』,一座光輝。

 可見,在那段時間,玄宗對梅妃是大為傾倒的。

 

 

 


《驚鴻舞》是極富優美韻味的舞蹈,

舞姿輕盈曼妙,飄逸出塵、如夢似幻。

舞者描繪鴻雁飛翔的動作和姿態,彷彿即將凌空飛去,

  是唐朝廣為流傳的舞蹈。

 

 

 

 梅花幾度開落,宮中來了更為年輕豐美的楊玉環,玄宗干冒大不諱,

貪歡奪媳,而這個宛轉皆如人意的楊貴妃,完全佔據了玄宗的愛情,

 就像是一股青春泉水,沖激著那老去的心靈。



 

    疏淡如梅的江采蘋,自然是失了寵,還貶入冷宮。

 百媚千嬌的玉環就像夏天,嗜吃紅豔的荔枝;

 失意寂寥的采蘋則像冬天,徘迴在梅花之下。

 


 

    傳說玄宗也曾憶起梅妃的凝眸深情,也想重溫梅花的清涼與冷香,

 卻在楊貴妃的妒意下,只得作罷。

 

 

 為了安慰冷宮中的采蘋,他命人送了盛滿酒杯的珍珠給她,

 只是,梅妃驕傲的退還君王的餽贈,

 在她看來,這一顆顆渾圓透亮的貴重珍珠,

 還比不上她因為思念而流下的淚珠。

 

 

 

 回的珍珠中,夾帶著她寫給唐玄宗的的這首《一斛珠》。

玄宗看後嘆息低迴,命樂府譜成新曲傳唱,卻也僅止於此。

 

 

 

 當所有愛情的繁華都屬於楊妃,後宮卻不斷傳唱《一斛珠》,

 梅樹下的江采蘋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她會不會期望,當年「驚鴻舞」翩然的時刻,

  突然襲來一陣大風,讓她像飛鳥般翱翔而去,

  永遠留下愛情最美麗的記憶?

 

 梅妃的故事  錄自 張曼娟著 此物最相思~古典詩詞的愛情體驗

 

 

 

 

 

     

 

 

 

   

 

 

 

     〈好時光〉唐  李龍基

 寶髻偏宜宮樣,蓮臉嫩,體紅香。

 眉黛不須張敞畫,天教入鬢長。

 莫倚傾國貌,嫁娶箇,有情郎。

 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

 按:

 與其嫁個有錢的,不如嫁個有情的。

 

   

 



         
    說明:

1.  紅色的花叫做"國梅", 也是梅花, 攝於太麻里"環山雅築"屋後。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