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看過這樣一個故事


 


                                         ( 伽路蘭遊憩區清晨)


  一支西方的考察隊深入非洲腹地考察,


  請了當地部落的土著做背伕和嚮導,


  由於時間緊,需要趕路,而這些土著人很吃苦耐勞,


  背著幾十公斤的裝備物資依然健步如飛,


  一連三天,考察隊都很順利地按計劃行進,大家都很開心。


  可是第四天早上,考察隊準備出發的時候,


  土著人們都在休息不走了,好說歹說就是不願出發。


  這時,土著人的頭領解釋道,按照他們的傳統,


  如果連續三天趕路,第四天必須停下來休息一天,


  以免我們的靈魂趕不上我們的腳步


 


 


 


                                ( 伽路蘭遊憩區偶遇單車美女 )


 


  台灣婦女生產後有一個月的時間休息,叫「坐月子」。


我二十多年的大呼小叫、五斗米腰竟也申請到一個月的挺腰直立。


 



  任性的拉下鐵門,保全公司的電子門卡語音響起:


  「外出全區設定!」


  拆了休旅車的後排座椅三大箱行李、六小件隨身,


  堆疊上了後廂,


  三人拉手同心做出發前的禱告後,發動油門,


  差十分鐘就是午夜十二點。


  好傢伙!連夜出門,彷彿這個假期是竊盜來的贓物。


 


  實情如下啦:


  拜吾兒願意讀書的孝心,


  拿到去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當交換學生的機會,


  我們二老暗喜在心,美其名「送行」,


  其實是想一償「休長假」宿願,


   更何況是去秋高氣爽的楓葉國。


 


                                 (渥太華國會山莊夜晚聲光秀)


  一路行程安排:


  夜行花東縱谷,四下無人,車速約八九十,


  玉里橋頭7-11內小憩,走197縣道。


  約凌晨二時抵鳳林「芳草古樹」菸樓民宿一眠。


  鄉間空氣甜美,房間舒適,晨浴後三人神清氣爽,


  只可惜民宿的服務小姐將早餐做好放在桌上沒加蓋子,


  蒼蠅先享用了,也沒咖啡提神,


  只得提鞭上馬,快快往花蓮挺進覓食。


 


來到久仰的「樸石咖啡」,卻還未到廚房出餐時間,退出。


  轉到常去的「陳記狀元粥」吧,


  他家的菜式花樣多,熱粥也熱身,


  餐廳內的中式花藝也插的賞心悅目!


  折騰了一上午,買一杯星巴克開上蘇花。


  感謝沒受莫拉克颱風影響的蘇花公路,


  讓我們在日頭將斜之際,車停礁溪QK兩小時溫泉


  解衣滂沱,重新打理要上飛機托運的行李。


  看看湯圍溝溫泉公園的規劃設計,礁溪街頭的燈紅酒綠,


  對照台東知本溫泉的洪流滾滾,樓宇傾斜,


  怎不令人噓唏哀嘆!


 


                                            (伽路蘭遊憩區的夏日)


  晚餐就在車上邊走邊吃,吃的是相熟的師父的手做壽司。


 「和壽司」的阿和師傅四年前


  是我們台東大車輪日本料理的板前師傅,


 他做的壽司有他私房的醬料調味,他返鄉創業後也帶走了。


 只要我經過宜蘭都會去他的店內解饞,一解相思之苦。


 和壽司就開在礁溪的燦坤電器旁邊,很熱鬧的一條小街,


 那天壽司捲的味道真好!比台東的味道鮮,又便宜。


 


                                             (渥太華國會山莊夜景)


 開上國道五號,我兩眼圓睜、全身緊繃,


 第一夜間行車路況不熟,


 第二,我從未自國道五號轉國道二號,轉桃園機場外圍停車


       場。新店土城一帶還下著大雨呢


  好在一路上帝帶領,出入平安,


  順利下交流道找到「怡泰停車場」。


  用富邦信用卡刷機票,七天停車免費,之後一天九十元,


  也不錯。


 


  莫拉克颱風後,桃園機場一樣人聲鼎沸。


  現在航空公司嚴格限制一人二十公斤的扥運行李重量,


  我們三箱加起來,上櫃檯一秤,嚇!差一公斤半就破表。


  櫃台小姐眼望電腦螢幕,面無表情的告訴我們:


 「今天班機客滿,所以你們升等到商務艙。」


  喔耶!


  我家老爺看似精明的問她要商務艙貴賓室的邀請卷,


  想要進去貴賓室吃宵夜。


  穿綠制服的櫃檯賞我們一個青臉:


  「升等的客人沒有。」


 


                                           (渥太華國會山莊夜景)


   午夜11:53飛往溫哥華,商務艙的吃喝拉撒睡當然很爽,


   (歐買尬的!居然有鼎泰豐的牛肉麵。)


   但我擔心回國的座位,


   聽過由奢入儉難吧?!  


     果真!


   由溫哥華搭加航轉飛渥太華,


   我被兩位彪形大漢擠在中間位置, 動彈不得.


   哇靠, 機上午餐還得用現金購買。


   五個小時的正襟危坐, 還真是寸金難買寸光陰。


 


   長假開始了。。。。。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