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遲暮華倫泰】

 


是哪個天殺的,弄了一個情人節,好教吾等半老徐娘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吾生也早,窈窕貌美年紀談戀愛時,坊間還沒作興過情人節,

   枉費男友流星雨般換了幾任,否則早就成了巧克力達人了。

   等到商家餐廳大肆炒作情人節,英雄美人早已進入空巢期,

   過了最佳賞味期限, 髮禿肉鬆,相看兩討厭了。

 

   還好,相熟的花店每星期會送花過來,驚喜有幾朵艷麗豐滿的長莖玫瑰,

   搭配有紫色星辰花、火龍果。

   到園中剪下幾支玉羊齒,緊緊的將花兒們紮成一束,

   喜孜孜的插入一個西班牙手工玻璃瓶裡,放在客廳的小角落,

   為她們打上燈光。

 

   

 

  掀開琴蓋,翻出舊譜,彈起老調,老伴也識趣的夾起小提琴拉出主旋律,

  無奈自己早已不彈此調,生疏的指法,頻頻出錯,荒腔走板琴瑟不和鳴,

  他很識相,也很有風度的默默放下琴,站到窗邊遠眺,

   昏暗的天色暗示晚餐時間到了。

 

   


 

   每日要躬身請安的疏通心血管良藥瞪眼警告,

   要給他白飯、青菜、番茄打發了應該是牛排鵝肝燭光大餐,

   飯後甜點端出瑞源甘蔗,還好牙齒爽健,嚼吐了一桌的甘蔗渣。

   心不甘情不願,一年一度的華倫泰節怎可就此虛度?

   興沖沖走進台東市最夯的話題咖啡屋cheela小屋」坐坐,

   哇!人聲鼎沸,穿黑恤衫的大中小三隻大冠鷲,拍著翅膀忙進忙出,

   桌上也都插著一朵妖嬈的胖玫瑰,雖跟小屋的風格不搭,但也是用心,

      

           情人節嘛!大家高興高興!

 

 

 

 特調的紅酒凍飲、桌上的大紅玫瑰、帶來看的紅酒漫畫書「神之雨下」,

 我身穿三宅一生 Pleats Pleas 桃紅摺裙,紅豔豔的一團延續著新春好心情!

  

 

啜飲著清涼飲品、嚐著小屋新作巧克力餅乾,手中翻閱謎般使徒紅酒漫畫,

腦中沉醉在書中男女主角若有似無的愛情
多棒的華倫泰之夜啊!( 心中暗爽 )

 

  「好了吧?不早了,趕快回去吃藥!」

   嗚嗚嗚˙˙˙˙

   人家餐後是吃藍色小藥丸, 開車上「摩鐵盧」助興,

   我們是打道回府, 吃 aMPRAZO* 0.5MG 助眠,

   一本漫畫都還沒看完說。


 

   結帳後,摸摸腰間的贅肉,

   低頭推門而去的華倫泰男女早就人老珠黃不值錢了。


 

   註:

        摩鐵盧 Motel

        華倫泰:  男子名, Valentine, 西元三世紀時羅馬基督教殉教者.

                       今人以他的名字為情人節: Saint Valentine's Day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