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  琴聲沉厚委婉,

 

   嗚嗚的像藏在山林間的眷戀,縷縷繾綣,像男人伏在你肩上低泣著。

   一曲巴哈無伴奏,行過萊茵河的水澤盪漾,

      傳說中的女妖羅蕾萊在琴腹上的 f 孔裡魅唱嘆息。

     多年前學的曲子,教琴的老師說:

    「吸飽一口氣,右手拉弓,放鬆腰部,音色才會優美。」

 

     老師調整琴的把位,靠近我的臉部,聞到他手上的煙味;

 

     為了拉琴,那些年買衣衫,盡是款擺長裙,

     可是如今拉起琴來卻牽牽絆絆,更別說添置衫裙的念頭。

 

 

     立春節氣,山頭飄來烏雲,春雨下的有一陣沒一陣,

     沿路農田裡的秧苗直挺挺渴急的仰著頭。

     早春的金針山,猶透著冷意,緋寒櫻卻開得灼人雙眼。

 

    


 

     從前,我住的地方沒有櫻花,只有木麻黃和甘藷田,甘藷田裡出沒著長蟲,

     父親宰了一條煮湯給我們喝,清甜直逼鮮魚湯;

     剝下的蛇皮曬乾,繃在竹筒上做成胡琴,咿咿喔喔兩條絃,也拉著玩,

     雖沒有音階抑揚,卻也是我第一把絃樂器。


 

  「琴聲不能關在屋子裡,要在遼闊的天地間才聽得見悠長清遠。」

    在家裡拉大提琴,琴聲低沉,音符在水泥壁間互相撞擊,

     迴音像切腹般一刀一刀的擾人心煩,尤其是夜間,家人更是掩耳斥責。

 

     煩亂,大概也是節氣,立春該落的雨不夠颯爽,

     櫻花盛開在太麻里金針山頭的消息已傳遍。

 

 

 

     躲開人潮上山賞櫻,想藉高山白雲拉開年節前後的咻咻紛擾,

     立春已過,驚蟄未到,而山雨騰騰打落早春綻開的花蕊,

     桃紅色的櫻花躺在地面任人踐踏,

 

     像一具具著好妝容的早夭女子,令人怵目驚心。

 

    

 

     春天應該是涓涓弱水恬靜可愛的季節,

 可是人世的艱難卻如滂沱大雨鼕鼕而至,像似低音譜號大提琴的第一弦,

     鋼絲纏繞特別粗,按絃時手指頭要特別出力,


    連續練幾天手指就會長繭,摸著難受,還不能剪掉。

 

     低粗的C弦拉出的渾厚弦音會在我的胸腔引起共鳴。

     音符拉的多長,共鳴就哼哼有多久,

  輕輕麻麻、抖抖震震,撞擊久了胸腹之間有種噁心欲嘔討厭的感覺。


 

 

  巴哈的曲子,人到中年才慢慢的聽出味道來。

彷彿行過山澗水湄的玲瓏剔淨,沒有人世間的紛亂顛躓。

  潺湲,似水般金針山谷裡瑩瑩瀲灩的不知名小溪;

  急嘈,是在山中ㄔ亍不前一無所成的不惑之年。

  琴聲,跌跌宕宕的,按弦推弓之間洩漏了太多心事。

  真的聽到嘆息,不是我自己,是飄零的山櫻。

 

 

 

Sakura Tips:

 

     山櫻花屬於薔薇科的落葉性喬木,生長於全省海拔3002000公尺 山區,

 

    其花色緋紅,又名緋寒櫻,是台灣野生櫻花最常見,顏色最濃豔的樹種。

 

    山櫻花每年以先開花後長葉子的節奏,綻放鐘型懸垂像下的花朵。

 

    花蕊富含蜜液,經常吸引成群的野鳥、蜜蜂與鳳蝶。

 

    山櫻花開花時,是翅膀們最快樂的時光。

 

 

 

 

     歌曲:

 

                飄零的落花      許景淳 唱          李泰祥 鋼琴 
  http://www.youtube.com/watch?gl=TW&hl=zh-TW&v=NOV3hQlOVUw&feature=related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