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聽「森林博物館」一詞還以為台東又有一座建在山林裡的博物館。

   可是阿力曼指著身後雲瀑飄下的都蘭山腰說:

  「等一下我們要上到那邊。」

   而那邊一片鬱鬱蒼茫,連個屋角也無。

 

 

    

 

 

 

   阿力曼兩條短腿用力的站在鸞山大橋中段,雙手往下一指,

 「各位,你正好站在歐亞板塊和菲律賓板塊的交界點~花東縱谷。」

   他的眼睛露出捉狹的光芒:「以前,進來鸞山部落的人是要脫褲子的,」

   ㄟˊ什麼呀?

  「沒有橋過河啊,只好脫褲子,涉水濕身過河!」

 

                   

 

                      喔~,原來。

                 鸞山村,一個布農族人聚集的小山村。

   早年布農族居住在中央山脈內本鹿,日軍以「理蕃政策」

   強制他們離開高山遷移到平地,一部分族人居住在延平鄉,

   一部分過河來到都蘭山腳的鸞山村。 

   民國93年鸞山大橋通車後才將村民平安的與外界文明連結。

 

 

 

   美麗的山林當然被漢人覬覦偷窺,賓士與寶馬穿梭在小山村,

   財團一大疊大疊的鈔票買下一大片一大片的山林,

   說是鸞山村有卑南大溪等三條大河交會,

   視野遼闊、風水奇佳是塊寶地,要建造寺廟靈修,起造靈骨塔來賣錢。

   他擔憂,族人貪圖眼前利益賣土地,土地沒了,森林不見了,

   很快文化就消失了。

 

   阿里曼不願布農祖靈居所被水泥怪物破壞,急得不得了,

   自掏腰包向銀行貸款搶在財團蒐購腳步前,

   買下這一片面向花東縱谷景觀最佳的台地,

   再邀請原住民的有心環保人士成立「原鄉部落重建基金會」,

   將這片 八甲 面積的土地捐給基金會,成立森林博物館,

   然後自己被貸款壓力追著跑。

 

 

 

 

  

   鸞山村中野部落,197縣道,沒有路標,沒有大門,撥開芒草,

   幾個彎道踅進去,森林博物館的大廳是結著嫩綠青梅的梅園,

 

 

 

      

    驚蟄時分的雨水將土地浸潤的濕滑,閃開姑婆芋的大葉片,

   眾人唉呀呀的驚呼著不知是多少棵榕樹所組合的白榕樹群。

   布農族人第一次看到長滿氣根的榕樹,如同人類的手腳擴張,

     取名叫做「會走路的樹 vavakalum」。

 

 

     布農族人開墾以植樹為界,榕樹會長氣根,主株歷經颱風與地震逐漸枯死,

     而後被其他粗壯的氣根所取代。有趣的是曾以榕樹地標為界的族人,

     因為榕樹會走路的特性,幾年後發現自己的土地怎麼變小了,

     鬧過不少土地糾紛,甚至吵上法庭。

 

 

 

 

 阿力曼驕傲的說,類似這片楠榕混生林帶,是目前全台灣低海拔僅有保存最完整的地方。數十人合抱的大榕樹估算約二千三百多棵,

  基金會用航照圖標示出衛星定位,記錄布農族人的「會走路的樹」。

 

這五棵並列的巨榕,阿力曼稱為「天堂之門」,

大門口望進去是綿亙雲霧的都蘭山脈。

 這裡開始,「原鄉部落基金會」用布農祖先留下來的自然工法整理出傳統的住屋、廚房、體驗營地。當然,只有山泉水沒有電力,唯有完全撇開電力,人才會去體驗大自然。

    

 

阿力曼今天一直重複這句話:

「森林,就是人類的銀行、冰箱,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獵人製作的陷阱, 捕捉小獸。

  進入森林前要關掉手機,倒一杯米酒請祖靈喝,向守護山林的祖靈報告我們要進入森林。

 

    森林小徑是山羊、猴子、獵人走的路, 阿力曼取笑身高超過165的人在布農族算是「殘障」,因為在山上抓山豬,長手長腳的如何與追捕滿山亂竄低矮的獵物?也不方便躲在樹叢裡防禦敵人, 馬上會被敵人發現的。

看到這一線天入口的石縫,倒吸一口氣, 後悔來不急的鮪魚肚僅能側身緩緩移動。

鬆一口氣擠出石縫,阿力曼又要取笑人了: 有一位先生出了石縫說:奇怪?我的外褲沒破,內褲卻破了。他的太太聽到了,抱怨的說:你怎麼不跟我講?

 


眾人還意會不過來時已經又被這爬滿榕樹的氣根、 有兩層樓高的大石壁懾住了,怎麼辦?已經不能回頭,一定要爬上這棵幾丈高的大榕樹,才能走出這個博物館。

人類原始的本能?還是達爾文推論,人是猴子進化來的?

總之,四肢並用,三點不動一點動,老老少少七手八腳, 驚叫連連卻一點兒問題也沒有的爬進大榕樹的懷抱。

 

大夥兒怎不讚美自己野猴兒般勇敢的身手!< 汗 >

 

  吸滿了芬多菁,連滾帶爬出森林博物館,(幾次懸空, 還好有繩索。)     

 

         好棒!有一桌野宴歡迎。

 

        阿力曼要求我們必須自備碗筷,不為森林留下負擔。

       今天的野宴食材全是打開這個天然綠冰箱的大門拿出來的:   

 大吸一口久違的炊煙,手做的灶台燃燒著木柴煮飯,燒湯。    

    三角吊爐,烤山豬肉、

 烤一烤, 蓋上這個性格凹凸的大鍋蓋燜一燜入味! 

 

       燜地瓜,用竹片隔開鐵網,徐徐烤熟。

 

    布農大廚用傳統的料理手法慢火烘烤醃過刺蔥的五花肉,

   連肥肉都透著一股刺蔥淡淡的清香。三小時的隔火烘烤,

   逼出油膩,搭配雜糧米飯吃,不用怕胖。

 

       清炒昭和草、昭和草葉天婦羅、山泉水煮龍葵湯、     

 

                     大白菜煮南瓜、

                    白蘿蔔煮樹豆。 

 

   柴火慢燒的大塊老薑煮紅豆甜湯,紅豆鬆軟,甜湯微辣,喝了不會脹氣。

  暱稱布農族的舒跑飲料:煮甘蔗開水,喝起來有股輕柔的蔗香,很能解渴。

 

 

    布農族的規矩,敬老尊賢,子女盛飯給雙親、晚輩盛飯給長輩。

    低頭感謝上帝賜給我們山林菜蔬、飛禽走獸來利益身體健康。

    尊敬大自然的心意、探索森林後消耗的大量體力,

    在這一桌野宴裡完全得到的滿足豈是米奇林餐廳貴鬆鬆的美食所能比擬。

 

  


森林博物館沒有大門,只要願意保護土地的人,就能為土地開門;

   森林博物館有多大?心有多寬,博物館就有多大。

 

          【中國時報 2009. 02. 24 高有智/專題報導】

 

 

      ( 節錄 )

               你願意為一片綠地付出多少代價?

       許多人看阿里曼是傻子,他卻笑自己是「烈士」。

     他欠債累累,最擔心不是沒有錢就醫,而是煩惱這片森林沒辦法守住。

       阿力曼認為這些土地不是他的,是大家共有的,

 

      他為這片土地取名「巴力漢夏巴(palihansiapa)」,

      意思就是所有人共同協商,提出行動方案,

     他也希望藉由森林博物館找出法令保護土地的契機,

     成為「環境信託」的土地,讓這片山林真正屬於大家所有。

     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但若能有一群傻子投入,

     或許有一天,真能看到許多「森林博物館」出現我們身邊。


 

                                   森林博物館導覽 

                            預約  阿力曼: 0911-154806


 

 

                    

 

 

 

                    

    吃不完, 用月桃葉打包回家, 不是塑膠袋喔。


 

     臨去, 種下一顆七里香幼苗,

             我們想要把阿力曼"森林博物館"的理想也種在心田裡,

                然後, 散枝。開葉。

 

 

 

  

 

 

 

      回憶一首幼時的兒歌:種樹


 

       樹呀樹呀, 我把你種下

       不怕風吹雨打快點長大

       長的綠的葉 開的紅的花

        鳥來做窩 猴子來爬

         我也來玩耍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