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守候這一刻,午夜十二點,我窩在金崙村的 7-11停車格,


  放平車椅,打開天窗,椰影撲面搖曳著初夏的夜風,翻著八卦雜誌,


  淺淺睡去, 等待鬧鐘聲響, 拂曉出擊。


 


       凌晨420,海平面東方隱隱出現橘色光亮,


      攝影老師用四輪傳動車將我們送到金崙溪出口,


      他要分享他的金牌佳作:【金崙溪口捕魚苗】外拍實習課。


 


  


 


      潮聲滾滾,沙灘已是人聲鼎沸,摸黑趕快架好三角架,


 


  


 


      我們要抓緊太陽升起前後二十分鐘搶拍漁民捕撈魚苗的精彩鏡頭。


 


  


 


  攝影新手的腎上腺素拉高,抖著雙手胡亂按著快門,浪潮一陣陣撲來,


   同學們驚呼連連,漁民們也高聲取笑,更添加我的挫折感。


 


  


 


   海面漸露曙光,我還昏昏然摸不清頭緒,


   踩著海水,喪氣的請老師指教ISO、加減光、白平衡等技巧後,


   仿若吃下定心丸,手腳漸漸靈光,


   也知道隨著浪潮的去來抓住撈魚苗的節奏,找到按快門的時間點。


 


  喀喀嚓嚓聲中也學會眼觀四方外,還要耳聽八方,


  敏感浪潮聲的大小來研判湧流的海水強勢,


  好拿高三角架以免海水潑濕寶貴的相機,


  更眼睜睜的看著浪花蓋上同學的相機,老師的相機也不倖免。


  看到全班同學的兩條腿、鞋襪全泡在海水裡,


   不禁想起「霸王別姬」電影裡有一句名言:


  


        ( 徐小樓對著已分不清戲裡戲外角色扮演的程蝶衣嘆道:)


  「人啊!不瘋魔,不成活兒。」


  每一行業的佼佼者,各個兒不也是有幾段當瘋子的小故事流傳著嗎?


 


 


        攝影老師陳敏輝,


  


  三四十年來,只要好天氣,就帶著相機上山下海,


  把台東的山巒水湄幾乎翻過來,拍遍了。


  金崙海灘拍攝捕魚苗的情景,只是他每年春夏之交的取景對像之一。


  成名後,更不吝藏私,帶領學生山巔水涯,走他的台東四季私房景點,


  一一點交給我們。


 


 


 感於他的熱情,我也捨棄晏起的惡習,跟著老師追著黎明跑。


 紀錄台東之美,我才開始第一步。


 


 (嘻嘻, 我那個嘴歪眼斜的三角架, 難怪照出的海平面全是斜的。 


 


 


 


              撈魚苗三部曲:


 


   


 


    


 




           抓魚苗的網是呈三角形,底部拉的長長的。


      海浪撲來時放低魚網撈取魚苗,海浪退下用頭燈檢視漁獲,


   


 


   


 


   


            小魚苗混著小沙石在網底,然後集中在小水桶裡篩選。


 


    


                   撐高漁網,等待下一陣浪頭。


 


 


       這種身體帶有紅線的魚苗,我問過漁販,說是紅勿仔。


      老師說是日本禿頭鯊魚苗,我也不清楚。


              ( 藉此角落徵求標準答案,謝謝!


    


 


    小魚苗一斤可以賣到五百元,價錢很好。


 如果全家大小合作捕撈,聽說一天上萬元的進帳也是有。


 現在工作不好找,勤快的人可要好好抓住捕魚苗的季節,


 接住上帝賜予的財富。


 


 


 


     



    


   


 (沙灘上有收購魚苗的發財車。)



      我忍不住站在沙灘上跟漁民要了幾尾現吃,


      滑嫩彈牙,配上淡淡的海水鹹,怎是一個鮮字了得哪!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