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一個笑話:


 某人新任某公司高級顧問一職後, 到一印刷店去印名片。


 印刷店一時疏忽,  "顧 問"印成"顧 門"。 


 他就趕快跑去跟老闆說:老闆老闆, 我的職稱你少印一個口。


    老闆道歉後重新印刷, 改正後他的職稱結果是:


                          "顧 門 口"!


 


        


 


      居家附近小巷有戶人家, 主人在秋冬就開始培育非洲鳳仙花。


 開春後, 牆裡牆外鳳仙花枝條自然成圓弧狀, 春色斑爛, 將一列平凡的樓房妝點得貴氣逼人。


 返家途中, 我一定要故意繞過去欣賞欣賞。


 有天還碰到女主人正在澆水, 我特別下車跟她討教蒔花之道, 並大大的讚美感謝她,


  謝謝她 美化環境, 也帶給我行路的趣味。


 


     


 


    成功小鎮上的一家小飲食店,   


    A 摘? A到?


    鐵門上的這兩排字, 我在他門前徘徊了3次才搞清楚主人想表達的意思。


    您呢?


 


   


 


 這是在舊東海國中的深巷中的一戶民宅。


 白牆藍門的姿色, 以希臘的風情, 卓爾不群的與一整排醜陋的鐵皮車庫門面的鄰居並肩。


 我喜歡晚上去欣賞這扇門, 主人亮起前院的燈, 稀疏的樹影橫斜, 掩映深淺,


  將窄小的庭院用光影打出舞台般的效果。


 


    


     台東稅捐處搬家後, 與誠品書店界臨處, 留下這座牆。


 這扇班駁藍色的木門, 哀傷的掩閉著。


 樓梯呢?


 是誰狠心敲掉樓梯了?


   留下閃電般的曲折痕跡, 苦苦的守著這扇門。


 


 孩童時我曾經讀過一則童話故事:


 有一個長髮公主被一個壞心巫婆關在一個沒有門的高塔上。


 公主必須垂下她的長髮, 好讓王子攀著頭髮上高塔上救她。。。。


 


 每天我上街經過這面牆, 總以為裡面有位受魔法禁錮的長髮公主, 哀哀的唱著歌,


 打開門縫, 垂下長長的金髮, 等待王子伸手一躍, 抓住......


 


   


 "情 有 獨  鐘", 多年前我還竊喜以為富岡路邊要開一家咖啡館。


  天一黑, 這座時鐘就亮起藍光, 還真的走, 很準。


  但是門前冷清, 不像做買賣人家耶。


  


  湊近一瞧, 這座機械時鐘是個有來歷的骨董。


  。。。。。。。。。。。。。。。。。


 


   瑞源200里粄條, 陳老闆毫不客氣在他門楣大書"送 窮"!


  


 


   八嗡嗡民宿請兩隻長頸鹿"顧門口", 增添許多話題。


  


 


 從壽卡, 台東屏東的縣界, 左轉彎, 循199甲線道30分鐘到旭海, 牡丹灣Villa.


 他的生日正好是野薑花開的季節, 沿線一路花香飄送。


 每年都到那兒慶生, 貪的就是可以打開車窗聞花香, 和牡丹灣的幽靜。


 


   


    但是, 在牡丹灣 Villa 入口走了三趟, 才看到右手邊石頭矮牆上這塊銹蝕的招牌。 


    低調到不行。 也不讓人參觀。


 


    


 


 隔年再去, 入口左側多了這塊大石頭, 大大字體, 唱著自己的名號。


 唉!俗氣,


 可能是被找不到入口的客人抱怨怕了。


 


   


  而牡丹灣的大門, 就這樣幾根竹子, 用根粗麻繩拴著。


  庭院深深, 花木扶疏, 外人難以窺視。


 


 倒應了蘇軾的一闕詞:蝶戀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 燕子飛時 綠水人家繞


 林上柳綿吹又少 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 牆外行人 牆裡佳人笑


 笑聲不聞聲漸杳 多情卻被無情惱


 


 對人, 我雖不是"外貌協會"會員,


   但是對住家或建物的門面外牆可是挑剔的緊, 走在路上, 一雙眼睛可滴溜直轉。


  門, 多少也一定反應主人的人生處世哲學吧?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