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中出名的小吃攤都是人聲吵雜, 雞飛狗跳.


  而當我看到 "阿堂鹹粥"安安靜靜的廚房, 我訝異的站在滿滿的食客和排長龍的外帶區之間,


  研究了老半天, 才開口點菜。


 


      我的天, 這那像名店?連客人都安安靜靜的享用眼前那一碗鹹粥!!


  


 


  台南府城的傳統早點最豐盛的是鹹粥, 其中以"土魠魚"為主料的橫綱級代表


          就是"阿堂鹹粥"了。


 清晨五點營業的阿堂, 食客潮湧不斷。受到歡迎的原因大概就是新鮮與食材端出的豪氣。


     阿堂就在攤位右邊靜靜的一尾一尾的殺虱目魚,


  


 


 


我看他把成堆的魚骨熬湯, 加入生米同煮, 米粒吸附了魚骨的鮮甜, 看著他把熬成奶白色的米粥傾倒入攤位前大鍋中...


           ( 重點來了!)


 


 只見頭綁著白毛巾吸汗的大師傅像默片的機器人一樣, 以一種很奇特的肢體動作與韻律:


   拿碗公....拿勺子舀粥...用勺子刮幾下煎烤過撕碎的土魠魚放進碗裡...


  .右肩一抬, 頭往右斜,    用右肩衣服擦汗...再舀湯...放下勺子...


   交給助手灑韭菜花梗末, 芹菜末提味...跑堂端出給客人


       這個連續動作      安....靜...安...靜....


      聽不到碗盤勺子的碰撞聲, 主廚與助手以多年絕佳的默契不說一語的合作出餐。


   主廚師父他用他自己肢體, 彷彿舞蹈的協調動作來控制不發出一點聲響。


 


    


       


         一碗一碗...安安靜靜的, 連續一直一直端出鹹粥!


  連跑堂都輕聲跟客人問話, 客人也以恰好的音量回話點菜, 整個攤位人潮不斷,


 最大的音量大概只有廚房端來一大鍋魚湯時喊的 "燒喔!燒喔!"


  


 


 


  一大碗的鹹粥內豪氣的舖滿了煎香的土魠魚碎塊, 新鮮彈牙的蚵仔, 我再灑些白胡椒, 點一份煎虱目魚腸, 在微涼的早晨, 希哩呼嚕喝下, 全身舒暢, 精神飽滿!


  


  


             邊吃我邊看他跳舞, 跳鹹粥舞!


           吃飽了我還站在樹下看他獨舞, 佩服的捨不得離去!


   


  後記: 返回台東後, 跟媽媽談起這段"鹹粥舞"的觀察, 她老人家白我一眼理所當然的說:


        妳看, 如果看那個師傅煮菜把鍋鏟往鍋子敲的鏘鏘響的餐廳一定很快就倒店!


        味蝦米? 味蝦米? 我一直追問。


       她老人家再答:雖然我們信耶穌, 但民間都認為灶有灶神,


       妳一日三餐煮菜往灶神頭上敲, 灶神哪會保佑妳, 早就逃之夭夭了! 


          喔!喔!喔!有道理! 有道理!


       咱們靜靜煮, 靜靜的賺很多錢, 不要給別人知道喔!


 


     阿堂鹹粥:台南市西門路一段728號  小西門圓環旁與府前路交口


        1969年創業


        營業時間:05:00~11:00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