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助手秘書都怕她, 或敬而遠之. 但她在做事.  ( 看那老薑梅莉史翠普的演技)


    看了兩遍穿Prada的惡魔不禁深深點頭稱是.  是的, 在職場的殺戮戰場上不能仁慈, 雖然我想.


    摸摸腰間的肥油, 另一個感想是我該認真思考減肥這件千秋大事業了.


   一個人若不能控制自己焉能去要求別人呢?


    對了, 聽聽那位第一秘書Emily的英國腔英文也蠻有趣的.


  今天的晚餐點的一盤炒高麗菜, 可能是昨天事先洗切好的,


    每一葉缺口都氧化發黑, 我思考了五分鐘後把這盤菜退了.  如果在家裡我就不暴殄天物的吃下去,


   但是這盤菜既然要賣錢, 那就得要求了. 


    站在教育的立場, 我這個顧客有義務要讓廚房知道高麗菜已發黑, 就得狠心丟了.


    那個穿Prada的惡魔不也更尖酸刻薄的要求她自己的事業嗎?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