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 婦


 







在一青石的小城,住著我的情婦
而我什麼也不留給她
祇有一畦金線菊,和一個高高的窗口
或許,透一點長空的寂寥進來
或許……而金線菊是善等待的
我想,寂寥與等待,對婦人是好的

所以,我去,總穿一襲藍衫子
我要她感覺,那是季節,或
候鳥的來臨
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種人



                       ~鄭愁予


 


 聽說,香港人稱呼情婦為「阿二」,今稱二奶。


 男人在家裡餐桌上吃飽了才能到阿二家坐坐。


 到了阿二家肚子哪能再吃的下東西啊?


 所以阿二細心煲了湯,請他喝。


 這鍋湯肯定好喝,為的是要留住他的人。


 香港有家連鎖餐廳就以此為名,叫「阿二靚湯」,雖語含譏貶,


 但卻有號召力。赤鱲角機場六樓也有可以嚐到。


 


  


 


 「盛都小吃部」只是一家在關山小鎮上外表極平凡的小吃店。


 


 


但是卻有著簡潔的廚房動線,主廚的女士手腳透著一股自信的乾淨俐落。


 


 


 


 牆上的菜單也是平凡的麵啊、飯啊等菜色。


 


 


 


 一位大廚兩個幫手, 快手快腳撐起一家小店。


 


 


 


 滷味櫥裡的熟食,看看顏色光澤就知道味道有滷進去了,


 遂放大膽子開聲點菜。


 


 


 


 隨著常到關山半日遊的腳步,「盛都」就是我們午餐打尖的好所在,


 每次皆有不負眾望的好評。


 


 


 


 台式炒米粉,是將米粉先炒好放在蒸籠保溫,


 客人點單後澆上肉臊,鋪著燙軟的高麗菜送出。


 所以炒米粉吃起來不油膩,透著一股鬆Q香軟勁的口感,


 親切的像家裡口味,非是多年巧婦調製不出的手感,很值得稱讚。


 


 


 滷味櫥內我愛點「臉頰肉」,因為豬隻這部位的口感非常有彈性,


 廚房滷入味,又沒有什麼油脂,讓人毫無負擔的喜歡一片又一片夾起。


 


 說老實話,外食我是不點湯喝的,尤其鄙視蛋花湯之類的速成湯品。


 不得已常喝到那種草草了事連基本的「熬湯」工夫都談不上的所謂「湯」。


 


 美食作家蔡珠兒有一段描寫香港人獨特的味覺景致:老火煲湯。


 


 下午才兩三點,各家的廚房傳來一陣騷動,


    不久就開始氤氤氳氳的飄出氣味來,


 起初縹緲而平淡,還夾有生腥之氣與糙澀之感;


 


 漸漸漸漸地,那味道就像烈酒般醇了又洌了,


 頑冥化為乖馴,腥澀轉成鮮腴,


 原先的虛無縹緲也坐實為濃郁稠厚,


 此時已是華燈初上的薄暮時分,湯的氣味混合著萬家燈火,


 瀰漫懸浮在城市的半空中。


 


 


 「盛都」也有一個大蒸籠溫著湯水,雖沒有廣東湯的品目浩瀚,


 但有供應台灣尋常檯面上的苦瓜排骨湯、魚丸湯、餛飩湯等,


 我獨鍾一味家裡吃不到的「骨髓湯」。


 


 


 


 一中碗的骨髓湯,似淡實濃,參雜當歸、黃耆、枸杞燉煮,


 滴一滴米酒提味去腥,精華內蘊,熱呼呼噓吹入喉,


 從丹田深處暖暖昇起到頭頂,通體舒暢又熨貼。


 整碗骨髓軟滑柔嫩,在舌底纏綿一番才不捨下肚,


 我想這碗靚湯應該富含高鈣兼補氣養顏,鐵定保我骨本。


 


 


 


 勝都靚湯,像是阿二特有爭取歡心的一手功夫,引我頻頻回顧。


 如此,關山半日遊才不單調,可一去再去。


 


  


  


       盛都小吃部的位置就在"我在關山的情婦1"雅客徠精品咖啡隔壁的隔壁。


  Enjoy!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