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山


                                                                                                                         台東富山魚場 ↑


     對我來說,粥這種東西是私隱的,尤其在自家吃,進乎私房禁臠,


     只宜與至親好友,深諳食性者共享,和半生不熟者一起啜飲,


     更覺尷尬。


                                                          蔡珠兒˙種地書 頁200


 


     對呀,吃稀飯要和親密的家人一起吃。


      所以這家無名的「清粥小菜」我從未和第三者來過。


      它也隱密,隱身在繁華中華路,車水馬龍裏一拐彎信義路就暗了,


      只有它家的燈火亮著,一不注意還以為是尋常人家的客廳,


     只是四片門全開,日光燈亮盈盈,電視播報著夜線新聞。


 


  


 


 


 


   


 


     這家的男主人還坐在沙發上逗弄著小孫子,邊要客人坐下邊問:


     要稀飯還是白飯?


     多數人都點稀飯,都用河洛古音說:「要吃糜。」


 


     


 


     這家的稀飯濃稠的近乎軟飯了,熬煮的功夫真厲害,


     豐實飽滿,沒有湯水,只有剉成籤的地瓜掩映其中。


    


 


    忙了一天,又累又餓,端起這碗溫潤適口的稠糜,


    恰如久旱甘霖,滋潤脾胃,落實心底,我才有力氣抬起頭來張望人間。


 


   


 


     玻璃櫥裡隨意紅黃白綠的家常炒菜,也可廚房現點炒高麗菜A菜,


     煎個蔥花蛋來就粥。旁邊電視機報新聞聲音似有若無,


    反正不就是那麼幾件事,沒有眼前這一碗地瓜粥來的吸引人。


 


    


 


     記得第一次和他吃飯就是在台北中山北路裏的「青葉」,


     一小鍋白粥,淹著幾大塊晶黃的地瓜,看他任意點菜,


    記得有一盤滷透的紅燒肉綴著鮮綠的芫荽葉,


    吃的很飽,也聊的暢快,


    因為我喜歡會點菜的男人,這種人走過大江南北,見過世面。


 


  


 


  《再記》  喝稀飯來認人


     有一位小姐打電話來推銷中華電信的產品,我不在家,


     所以老公大人就推託不買。


     她一再推銷,並說是我的學生,拜託請多關照生意。


     老公就盤問她是何人,怎麼沒聽說。


     結果一說再聊,說出我曾經帶她去參加演講比賽,


     早上一起吃早餐喝稀飯,老師喝稀飯要加白糖。


     老公一聽「吃稀飯加白糖」這個小動作,便知不假。


     這老婆吃稀飯要加一匙砂糖的怪。


 


苦瓜肉沙拉


 


   在哪裡: 台東市中華路與信義路交口,右轉,沒店名,


                 只掛了一個《清粥小菜》


                 只做晚餐時段到10點


                 也可現點炒菜,


                 稀飯、滷肉、煎魚尤其是好呀!


                 家常的滋味好像回到兒時的餐桌,有療癒身心的效果。


 


 


 


 


 


 


琵琶湖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