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這隻手應該採蓮,在吳宮


        這隻手應該


                    搖一柄桂槳,在木蘭舟中


                                                                         ~等你,在雨中˙余光中


 


                     


 


                     窗外有沒有下雨? 窗外


                     無雨。  長長的街道斟滿了月光


                     音樂如雨,音樂雨下著


                     聽眾在雨中坐著,許多溼透的靈魂


                     快樂或不快樂坐著,沒有人張傘


                  (還不來,那女孩


                      還不來啊還不來!)


                     黑鍵黑鍵白鍵啊黑鍵


 


       


 


                                            那女孩啊那女孩


                                        音樂雨流過我的髮,我的額際


                                        音樂雨流來,涼涼地,音樂雨


                                         流去。  音樂雨啊音樂雨


                                         音樂漱過鋼琴的白齒


 


                 


 


                                         只有音樂還下著


                                         為何音樂還下著啊,時而


                                         迷離,時而淒迷


                                         淅瀝淅瀝屋簷啊屋簷


                                         睫毛啊睫毛,淅瀝啊淅瀝


                                         掌聲濺起,音符下降


 


                         


 


                                  步出廳堂,涉深可沒踝的音符


                                  涉不知傷不傷心的月光


                                  如歌的慢板慢慢的流著


                                (那女孩啊那女孩)


                                  我該仰泳,還是俯泳著回去


                                  該爵士些,還是該騎士些


                                 為愛情流淚,是美麗還是愚蠢


                                 (樹影啊樹影)


                                 愛情該古典,還是該浪漫,愛情


 


                                愛情該記憶,還是該遺忘,愛情


                              (月光樹影月光啊樹影)   


 


                               ~音樂會˙余光中




       


     


 


                 《 安˙蘇菲˙慕特音樂會  》


 


   布拉姆斯奏鳴曲之夜    49日 國家音樂廳


                       4月10高雄至德堂


   德弗札克協奏曲之夜    411日 台中中山堂


                       4月14台北國家音樂廳


    安˙蘇菲˙慕特大師班  413日 台北藝術大學音樂廳


 


      


 


        小提琴女神慕特音樂節後,翻遍報紙網路沒有樂評,好生失望。


    只得以 余光中 教授1964的詩作<等你,在雨中><音樂會>  <月光曲>


                                      配搭這場音樂的盛宴。


 


                    


 


                 地利之便,我參加高雄場次。


   至德堂的音響不如台東演藝廳,我推測可能是舞台音響板的設計。


  台東演藝廳的音響板木材質與排列的角度使得音色很柔潤。


  而至德堂所表現的音色,讓鋼琴伴奏的聲音沉悶混濁,


  所以鋼琴高音該有的「水音」不見了,甚至音量蓋過小提琴。


  小提琴奏鳴曲鋼琴的角色與小提琴應是並駕齊驅、旗鼓相當。


  是場地的關係嗎?抑或鋼琴位置該退後一步?


 


                


 


 


                                   演出曲目


 


      布拉姆斯  A大調第二號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作品100


   


                        C大調第一號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作品78


 


                                   ...... 中場休息......


 


                        D小調第三號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作品108


 


  慕特整場100分鐘的演出,琴藝精湛,風彩翩翩,


  令我驚嘆如此纖細的軀體怎能行雲流水久站拉琴?


  如此幼秀的手臂怎能奏出如潮水洶湧般的琴音,一波波撞擊環繞音樂廳。


  整場100分鐘,加三首安可曲,小提琴都以90度夾在頸肩,


  上臂、手肘、手腕的角度完美;


  握弓時小指有力支撐弓根;


  左肩內靠,姿態非常嚴謹,表準的德奧派拉琴法。


  軀體輕微隨樂音搖擺,台風穩健優雅令人賞心悅目。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台北演出前的記者會我以為會介紹她演出的小提琴 的來歷,結果沒有。


 


                                       


 


        慕特演出向來都以露肩禮服上台。


      有人說這是女性小提琴家的天生優勢,用身體當肉墊,


 把小提琴的音色修飾柔潤。男性小提琴家穿上白襯衫燕尾服,


     隔著層層衣服,舞台燈光又熱,很快就汗流浹背,


       小提琴就在脖頸間滑溜,非常不好拉。


 


                


 


                       慕特穿的就是海報上的天藍色魚尾禮服,


    濛濛的藍光倒影在舞台地板上像一汪潭水,如夢似幻。


    魚尾下襬的設計讓她上下舞台,款款生姿,真像女神降臨人間。


 


                       


 


    演出完畢聽眾熱情鼓掌,安可聲不斷,連演兩首,


  第三首安可她俏皮的拉出布拉姆斯的「催眠曲」,


            全場發出意會的笑聲。


 


                           


 


    聽眾最後帶著「催眠曲」的旋律走出音樂廳,


    就像余光中的詩句該不知要仰泳還是俯泳回去?


                    我該是用浮潛的吧!  


 


 


 


         (其他三場的安可曲也是用催眠曲結尾嗎?)



      ( 慕特影像圖片均取自網路 )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