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別時,想要給他一個擁抱,他卻雙腳併攏、兩手貼著褲縫,


  以日本人的方式微微30度鞠躬:


  「謝謝大姑姑,大姑姑再見!」 


  


  我心中一緊反而僵在那裏,只剩嘴裡嘻笑著


  がんばって! がんばってね!(加油!加油啊 


  じやね!


 


  繁華的東京池袋北口,初春冷風凜冽翻飛他的長髮,


  猶有去年剛出國時挑染的栗黃色。


  提著我從台東帶來的ㄧ些土產,高挑清瘦孤單的走進地下鐵。


  啊!長大了!


  ㄧ個人的東京,逼得他長大了。


  長大的路只能一個人走。


 


     


 


       前情提要:台東尋親記 


        


            巨人的翅膀


 


            因為我記得


 


         我們故意用日文跟他聊天, 驚訝他一口關東腔,


   幾個台灣人比較難發的音在他嘴裡輕鬆對付著,


         連日本男人稍微自大的口語也不經意在小動作裡溜出。


      啊!他長大了! 


 


   家裡的鐵門有幾個圓圈圈, 小時候的他調皮把頭伸進去玩,


           結果拔不出來, 急得哇哇大哭, 我們沒辦法幫他, 在旁邊乾著急,


           也要他自己邊哭邊扭脖子, 把自己的大頭轉出來。


   


         有些事,只能一個人做。


         有些關,只能一個人過。


         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 龍應台 目送


 


             (當然, 包括卡在門環, 扭脖子求生術。 


 


 



        讀音樂班時,聽他練琴一定要看著他,不可打馬虎眼,


        因為他的雙手雖忙,但一雙大眼睛也要不時飄來搜尋你讚賞的笑容;


        無論他彈貝多芬、還是莫札特,


        結束時一定要加彈綠油精廣告歌最後一小節:


 


22 32 0 0 好昭告諸親友來討掌聲。


      = =


   ( 2 2 是十六分音符,底下要畫兩條槓,我不會用電腦畫, 抱歉嘿!)



 


   還有, 還有, 每回我吃南瓜, 就想到有一年到南瓜田採南瓜。


   他ㄧ腳踩進一顆爛熟的南瓜, 黃泥般的南瓜肉好像米田共沾滿了布鞋。


   大夥兒笑他的腳, 卻只有小表哥拿衛生紙幫他擦眼淚, 擦南瓜泥。


   擦那圓鼓鼓兒童的臉頰。 


        成人後的表兄弟各自努力打拼, 大丈夫有淚已不輕彈,


     因為可愛蘋果臉被"長大" 這支利刃削得稜角分明。。。。


     東京美少男, 瘦了。


 


        


 


   晚宴:安康魚涮涮鍋 烤味噌牛肉 握壽司


   


   <註> 安康魚外型極醜, 但是魚肉鮮美異常。


       電影"媽媽咪呀"裡, 三個男主角去小島的船上


       就有一位婦人帶一隻安康魚, 醜的嚇人。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