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三兩三,怎敢上梁山?


  應該是水滸傳的好漢拍著胸膛說的吧?


 


  讀武俠小說上也這樣寫著:


  要小心行走江湖上的老弱婦孺,他們都不好惹!


 


  忘了是在日本的某一車站月台, 我匆匆的換車,


  上下樓梯的轉角瞥見一位傴僂著身子的老婦,在這個玻璃櫥子裡插花。


  看那底座的木牌是當地的「池坊流花道」的展示場。


 


  


 


  日本差不多規模的車站都會有當地的花道學會展示花藝作品,


  我也都會停下腳步欣賞,拍照留念。


 


  那天真的有點震驚,這位彎成幾乎90度身子的老女士,


  不管身邊川流來去的旅客,辛苦恭謹的一枝一枝的插花,


  將直挺挺的海芋、龍文蘭葉,精神抖擻的支腳對齊,


  把池坊花藝的精髓表達的一清二楚!


               


 


           挺立的花枝跟她自己彎曲的背脊形成完全成反比的詭異。


           然後慢慢的拿著水桶到洗手間提水,擦拭檯面,做最後的修飾。


 


           我停下匆忙的腳步,用注目禮像這位矮小的花藝巨人致敬!


 


           行走江湖,真的不要小看老弱婦孺。


 


                 


 


 


                        .....................................................................


 


               (  置入性行銷中:  ) 


 


 


       


 


 


 


 


                                         水 平 線


                                                            ------- 寄香港故人


 


 


   輕描淡寫, 最難捉摸的一弧淺藍


   蠱惑我四樓朝西的長窗


   欺負我黃昏眺海的遠目


   日落和霞燒都在此截止


   再重的貨櫃船都在此失蹤


   一層層翻滾的潮水, 濺著白沫


         像騷然的回憶, 起起落落


         都是你鼓動而來的嗎?


 


    


 


         有人叫你做水平線, 有人叫天涯


         天和海, 由你來分開, 還是縫攏?


         -------多詭異的一條拉鍊啊


 


    


 


         要是能找到你的鍊頭


         我就能拉開空間的面具


         看遙遙的對海, 那些街道, 那些燈


         那些迷樓上, 我日夕思念的朋友啊


         向東開來的一排排窗子


 


    


 


                                                                                        ~ 余光中  1985. 11. 9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