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接上篇 夏威夷的呼喚

 

     貴人相助辦手續 】

 

        貴人一: 江樹人 老師

 

   民國五十一年,台灣還在戒嚴時代,國人無法自由出國。

   出國手續層層關卡,當年交通不便,從台南學甲鄉下到新營,

   就得搭公車來回一天,到後備軍人司令部辦理役男出國手續,

   結果是因為司令不在,不能簽名核准,徒勞而返。

 

   回到學校和同事江樹人 老師聊起心中的焦急, 江 老師告訴我一個好消息:

 

   台南的後備軍人司令是他母親的牌友,更巧的是今晚要到江媽媽家打牌!

 

   平常同事之間我們愛開玩笑以 江 老師名字的諧音叫他「江蘇人」,

 

   熱心的要帶我去他母親家辦這件事。當時我手頭不寬,

   煩惱不知買什麼見面禮上門拜託人家, 江 老師手一揮說不用,

   他直接進去拿申請書給江媽媽轉司令牌友簽名就好了,

 

   我呆立在江媽媽門外,高興的只會說:「謝謝!謝謝!」

 

 

             貴人二:同學張立軍

 

   美國簽證是拿到了,出境手續卡在「警備總部」一點消息都沒有。

   請了假,我天天到警備總部收發處排隊遞證件,那時國人沒有排隊習慣,

   收發處擠成一團,斯文瘦弱的我怎擠得過那些蠻橫之徒?

 

   也不知文件幾天可以核准下來,眼看帶來台北的旅費一天天的花掉,

   一天只敢吃一頓飯的無望等待。

 

   心亂如麻地看著夏威夷大學開學的日子一天一天逼近,

   在陌生的台北市頂著大太陽像無頭的蒼蠅亂走,

 

   滿頭大汗一籌莫展裡突然靈機一動,想到師大的同班同學張立軍

   他的父親是一位將軍,也許有辦法。

   我趕快登門求救,張同學很爽快,說用不到他父親,

 

   他的一位朋友在警備總部任職,官拜上尉。

    一通電話,第二天,我等在警備總部後門,輕易的拿到出境許可證。

 

   Whew

 

 

                                   【飛出去】

   興奮的安置好妻兒,搭乘汎美航空班機,經日本飛抵夏威夷火奴魯魯,

   可能興奮過頭,暈機暈到不行,頭痛欲裂連連嘔吐,

   豐盛的飛機餐盤裡我記得有一碗滿滿剝好的蟹肉都無法進食,

 

   痛苦到引來 空中小姐關切。

 

   天色微明中機長報告飛機已經在夏威夷上空,從小窗口探頭下望,

   夏威夷群島像巨人的腳印般踩印在太平洋上閃閃發光,閃著我小時候的夢。

 

 

 

                          【夏威夷,阿囉哈!我來了!】

   下飛機後我傻傻的坐著不知道怎麼去夏威夷大學,

 

   機場廣播器傳出呼叫我名字的尋人廣播,我緊張的根本有聽沒有到。

   久久之後,地勤小姐帶了一位大鬍子年輕人走過來,

   Are you Mr. Lin from Taiwan ? 你是從台灣來的 林 先生?

   我連忙點頭yes稱是,

 

   地勤小姐給我戴上夏威夷歡迎花圈還在我臉上Kiss一下。

   I’m Brian, from University of Hawaii .

   Hello, Mr. Brian.

   Just call me Brain!

 

   感謝大鬍子布萊恩開著車送我到夏威夷大學報到。

 

   本來就窮, 到夏威夷大學報到時, 身上帶的錢在日本過境時

    買了一本英文字典, 口袋裡只剩不到五元美金。

   註冊組職員似乎看穿我的窘況,馬上給我第一個月的獎學金支票,

 

   162元美金,當時一比四十的匯率,

   比我中學老師一個月五百元新台幣薪水多出將近十幾倍

   一下子覺得自己是個小富翁!

 

   趁著夕陽的餘暉,看著地圖,從大學宿舍一路走到威基基海灘Waikiki Beach,

   看到躺在沙灘上的比基尼女郎,不敢相信我真的身在美國夏威夷。

 

 

      

                    ( 威基基海灘的鑽石山像極台東迦路蘭山頭. 照片取自網路)



 

   回程路經音樂廳,看見招考小提琴手的廣告,推門進去,

   音樂系主任親自接見我,借我一把小提琴,

   拉了一段音階和一首「泰綺思冥想 曲」後

   就成為夏威夷大學交響樂團的第二  小提琴手了!

   還沒正式上課,我已經在音樂廳和來自世界各國的同學練習交響樂了。

   這把琴陪我在夏威夷生活,豐富了寂寞的留學色彩。

 

 

   有一天,指導教授Dr. Walter Quisenberry開車載我觀光,

   來到位於火山口Punch Bowl美國軍人公墓,

 

   

                                                            (像個碗口的火山口   照片取自網路)

 

 

   我走上台階,望著刻著殉職軍人的名單,我痴痴的讀著陌生姓名,

   我心裡想的是墜機在台東的那幾個美軍,聽說他們是日裔夏威夷人,

   作戰特別英勇。

   幼時的我曾擠在人群中看他們的骸骨被挖起,

   目送他們同袍上車離去直到身影消失。

    

 

                                                              (夏威夷美國軍人公墓 相片取自網路)

 

 

 

   我不知他們的姓名,但我堅信他們的名字鐫刻在這面牆上,

   雖不語怪力亂神,但我想知道, 是不是冥冥中他們的英靈帶我來夏威夷讀書,

   幫我達成出國留學願望的?

 

   Dr.Q 好奇問我:  

    Seem to be looking for your friend.  Any name here sounds familiar to you, eh?

 

    你好像在找你的朋友。

 

  你是不是有熟悉的名字在上面?

    我只是淡淡回答:Unh, unh.

 

 

 

 

 

 

 

 

 

 



 

 

   再筆:

 

   A.

 

   有一年聽到金門王和李炳輝的「來去夏威夷」歌曲,

 

   不禁令我回想起那一段在台北奔波跑外交部、警備總部的焦急又高興

 

   的奇特心情。

 

   http://hk.youtube.com/watch?v=tetuv0KdhkE&feature=related

 

    來自台東新港海邊的窮小子怎能不花錢飛越太平洋?

 

 

 

    夏威夷最著名的歌曲Aloha 'Oe

 

  在溫柔的歌聲中我又回到威基基海灘

 

   http://hk.youtube.com/watch?v=WraKfeFtOPs

 

 

 

   迪斯尼卡通搖滾版:

 

  http://hk.youtube.com/watch?v=5IUXvXM-WXk&feature=related

 

 

 

  Tia Carrere 唱的:

 

    http://tw.youtube.com/watch?v=ffVt0qWlYu4&NR=1

 

 

 

       歌詞末了唱道: Until we meet again!

 

                   

 

              直到1983年,

 

   台東縣長蔣聖愛率團訪問愛荷華州風暴湖姊妹市, 我擔任縣府隨行翻譯,

 

   途經檀香山, 正如歌詞所唱, 我又踏上夏威夷~我的尋夢園。

 

                              Aloha 'Oe

 

 



  Punihei Anthony 舞蹈這首經典的Aloha‘Oe

 

  曼妙的舞姿將我的回憶拉向輕風拂面的歐胡島,

 

  我胸膛如漲潮般溢滿。。。。。。

 

    http://tw.youtube.com/watch?v=n0CD1AmRhFw&NR=1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