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 台東,


 


                                                    一條死裡復活的廢棄鐵道,


 


                                                        晨昏, 人狗雜沓. 交相健走.


 


                       摩肩而過, 吸著別人的汗味, 耳朵聽著不是秋詩篇篇, 而是用力呼吸喘息聲


 


                                     像我這種吟遊漫步者會礙人手腳.遭人白眼的.


 


                                                                   驚!


 


                                             一不留神狗尾巴還會甩妳一腿.


                                                              


                                                                         


       


 


                      想要靜靜的享受秋日, 只有避開人潮來往的早晚,  從新生國中旁的側坡踅登.


 


                      長長的舊鐵道, 只有周三小學沒課的下午才有三兩兒童在步道上嬉遊!


      


 


              他們像極幼年的我, 趁著爸爸鼾聲大作的午睡中, 輕手輕腳的溜出去玩, 與友伴騎車探險.


 


                                                 或呼嘯, 或高歌。


 


          


 


                   作業寫完了嗎?小朋友? 


 


  趕作業的夢靨還是活在我的生活中, 明知還有一份報告要交, 仍抵不住秋聲在窗邊呼喚。 


 


  


 


         戴上草帽, 走上步道時, 秋陽斜斜的拉長這一家鴨鴨的影子。


 


                     是獨角仙嗎?離開童年後, 小昆蟲也不見了。


     


 (我愛玩灌蟋蟀至極, 開腸剖肚炸來吃。在沒有麥當勞的年代, 那是孩子們的下午茶。)


       


      


           這是一家洗衣店的後門, 經過景觀藝術家的巧手一撥弄, 夜晚還會發光呢!


           


  


           舊鐵道經過的都是人家雜亂的後院,


 


       醜陋的鐵皮屋被這一枝孤芳自賞的朵麗蝶蘭拯救了!


 


        


   


        釋放的鋼筋鐵條心情, 手舞足蹈, 每支都說:


 


        Oh, yeah!               Oh,  yeah!                Oh, yeah!


 


   


 


     走了好多趟才發現這棵樹是畫上去的, 有一隻鳥兒停在窗沿上呢!


 


        右下角還有一隻狗跟著一個女孩散步,


 


    我抬抬眼鏡, 確定披曬的被單是否也是畫上去的。


 


          


 


           扶桑花像傑克的神奇豌豆爬過窗戶,


 


    


                                       這是傑克的家嗎?


 


 


    


     


     不知是否可以走進屋裡, 打開窗戶, 順著藤蔓攀向雲中的城堡。


   


  


       城堡裡的巨人追隨那個背包客的腳步, 才剛出門旅行,


       帶著他的紅蕃薯當乾糧呢!


    


         米奇和米尼也想出國充電一陣子,


 


               把剛刷好油漆的小店貼上紅紙條, 想頂讓出去, 換點生活費耶!


  


 


      ( 幼時, 每回經過鯉魚山, 看到這些山洞, 心中總是不由來的恐懼,)


 


                        可憐的米奇米妮可要省著點花, 別去當山頂洞人啊!


      


      (怕, 我還是怕, 對我而言, 走過這一段時頭是撇一邊的.)


   


          


                   秋味與步道藝術氣氛相互交錯, 在舊站附近更是老樹老屋相依相偎,


 


                  這個聳擱有力的鐵皮涼亭幽默的在濃蔭中站立,


 


                就像星巴克裡, 我每次見到一位歐雞桑,  剃光頭, 穿著極普通


 


  敞開的夾克掩不住啤酒肚, 蹊著人字夾腳藍白拖, 翻著隔壁誠品買的vouge 雜誌, 雜在滿屋時尚男女間,


 


                真想拿起麥克風跟他來一段SNG採訪:             


                            阿, 先生, 你....這...飲這咖逼甘 a慣習?


 



   


      緩緩的秋日足音暫停在星巴克的一角,  後門的老舊民宅前坐著一位拄著助行器的老婦.


 


     她在想什麼? 這些人沒事走來走去, 早也走, 晚也走,喝那價苦的黑水?


 


  或許她只是單純的坐著, 坐在秋日的午後, 左顧右盼, 什麼都不想的午後。


 。。。。。。。。。。。。。。。。。。。。。。。。。。。。。。。。。

    註:腿, 手都不是我的, 請放心。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