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輕狂的東海岸, 公路蜿蜒曲折, 不像今天油門一踩隨便就是80以上。


  


      那兩年的每星期一搭頭班車去上班, 冬天的早晨天還未亮.


  巴士乘客上上下下, 我也忙著閉眼補眠, 哪會去欣賞日出, 理會今天的太平洋藍不藍?


  


 


   後來認識一位同班車在東河國小教書的老師, 也初次嘗到東河包子的美味。


  那股鹹香至今回味,  遺憾的是第二代失傳了祕方, 徒留一屋子的買包子的人潮。


  現在東河肉包我是不買的, 那個哪裡好吃?滋味平凡至極。


  每回車過他擴大營業的店門口, 看到人車雜沓, 我就嗤之以鼻:


       哼! 沒吃過原版肉包的呆瓜!?


 


  


  


  那時也會搭同事的野狼125便車, 在週六下班時, 買了肉包, 停在金樽休息時當中餐吃。


       這個船錨陸連島還未與沙岸連上, 今天仔細一瞧,


  嚇!連起來了!


  這年頭居然被我看到了滄海桑田!  


 


  


 


  回身轉頭, 一位修剪草地的阿伯與名利無爭的躺在午後的秋陽下呼呼睡著。


       肚皮規律的一上一下。


  抬頭一望, 這位老哥也趁著修理公廁屋頂的機會斜躺著在欖仁樹蔭下假寐!


  


 


 我只是單純的走在年少到白頭的東海岸, 那棵曾歇息的老榕還是熱情的展著雙臂遮蔭。


  東管處建了公廁, 打掃得好乾淨, 洗手台擦的亮晶晶。


     


 


  海浪澎湃, 無情的沖刷海岸公路, 昔日的台11線一半在海裡了。


     潮來潮往,  公路修啊修, 往山腳下從新鋪路,  拉直, 拓寬, 


    種了茄苳啊, 刺桐啊, 小葉欖仁啊的行道樹。


 夏天用紅豔豔的三角梅, 秋冬用黃澄澄太陽麻, 向日葵來招待遊客的眼睛。


 


  


 


  反而以前我們拿來作下車前的準備標誌到哪兒去了? 


  那塊大石頭呢? 那座小山丘呢?


   


  如果彎過那個小山頭, 看到了三仙台, 就要準備收拾收拾, 快到了。


 


  


    咦?這位北杯, 你是在找失落的青春嗎.....?


         ......從別後, 憶相逢, 幾回魂夢與君同.............< 晏幾道 鷓鴣天 >


 


  


 


   青春年少, 英俊瀟灑的像秋天的鬼頭刀, 一籮一籮從漁船傾洩出來!


 


  


 


     或像這隻魟魚, 用漂亮的豹紋,拍打著風情萬種的身段游向遠方的憧憬。


 


      


 


  游啊游啊, 花樣年華像這些隻旗魚捕上岸,


       賴以命名的美麗背鰭被冰屑掩埋, 帥氣的尖嘴被鋸斷不說, 又被膠帶黏緊。


       還兀自不甘願睜著大眼, 聽聽自己一斤多少錢被買走。


    韶華, 不忍猝睹。


 


                  


  新橋 Sin Ciao


                                          sin   罪惡 原罪 


                                    ciao 再見 義大利語, 讀音如: 橋


  汽車輕輕滑過東海岸的薄秋,  


       讓我們向過去的年少無知所犯的罪, 說再見!


      丟到太平洋去吧!


            Ciao!!


         Ciao!!


 


 


   背景音樂:  阮若打開心內門窗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