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細心炒了一小鍋花生米,放涼後,裝進玻璃罐裡,

明天隨便一碗白飯就可以對付了。

 

photo  

 

回憶學生時代,晚飯後從餐廳裡裝了一碗熱飯,回到宿舍用棉被摀著保溫,

晚自習結束後,打開猶溫的白飯,配著五毛錢買來的花生米吃,

那滋味豈不是古早版的「深夜食堂」嗎?

 

昨天心事重重,深夜仍然無法得解,收拾好廚房,稍稍平靜,

見刷亮的炒菜鍋坐在爐口,忽然想起老爺常提起他學生時代的摀棉被白飯配花生米的往事,

想想,就動手炒起一小碗花生米來。

 

小小火先炒熱鹽巴,再下挑過的花生米,慢慢的翻動,左手還可翻閱剛出刊的商業週刊,

正好本期專題就是講請客吃飯的藝術,邊炒花生邊想自己的飯桌行為〜

花生外皮變色,即收束心神,加速手法,約莫一分鐘,熄火續炒,

鍋子是德國雙人牌,鍋底厚實聚熱,讓花生繼續熱絡兩分鐘,用漏勺剷起放涼,

等候時間正好把雜誌讀完,裝罐。

這圓罐子是點心罐,放置餐桌還真不錯看。

天亮後,老爺就可以自己熱碗白飯配花生吃。

 

炒花生也炒心事,都要細心,也是失敗多次的經驗啊〜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