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舍」之陳設,只當得簡樸二字,但灑掃拂拭,不使有纖塵。我非顯要,故名公巨卿之照片不得入我室;我非牙醫,故無博士文憑張掛壁間;我不業理髮,故絲織西湖十景以及電影明星之照片亦均不能張我四壁。我有一几一椅一榻,酣睡寫讀,均以有著,我亦不復他求。      雅舍˙梁實秋

 

         自從大學畢業後就鮮少進入台中市。

        八月的休假卻為了「靜巷六弄」特別停留了台中兩晚。

      當然事先有做功課,從他的部落格書寫風格就喜歡這股恬靜安穩,誰也恁想不出轉過煩囂的逢甲夜市旁會有這一方靜謐的巷弄。吱呀一聲打開早期那種紅色的兩片鐵門,一條木板長凳、一個小盆栽,就知道來對地方了。  

 

        靜巷主人引我入內,屋中陳設約都是三四十年前舊物,只有灰黑白及原木色,唯一的紅色是樓梯扶手的橡皮。相對坐下泡壺迎賓茶。茶席更是單純,不是恐怖的俗膩亮光漆木盤,就一只長方形的檜木材,中型的茶壺茶杯,茶葉更不是會讓人破產的一斤萬元起跳茶,溫潤的茶湯入口剛好解去旅途困乏,與靜巷主人像老友般聊起各自的旅行故事。

 

        一面書牆,本身就是風景,發覺我們居然有好幾本相同的書,引著自然天光窩著,看著書,一直捨不得站起來出門覓食。

 

          睡臥的房間不大不小,老屋特有的高挑天花板,牆面白淨,沒有掛上任何圖片要你瞻仰。換下家居服,到另一個空間沐浴,我喜歡。

(個人以為,若衛浴設於臥室內,不管多乾淨,特別夏天,總會被衛浴的潮濕味薰染。)

體貼的主人,他叫「乃伸」,放著一把白色的無印良品凳子,這樣坐著洗身,腿不痠,洗腳趾頭特別乾淨,我一直認為,腳洗乾淨了,全身才叫乾淨舒服。

 

        一樓有一個老式的菜櫥子,擱著碗盤餐具。早晨我煮起一壺水泡茶,配著麵包簡單吃起早餐。靜巷最美的設計應該就是這方特別保留的天井了,一棵台灣槭樹插天而上,早晨太陽的光影移動,正巧給這方天井像是拍部緩緩移動的黑白默片。

        我喝著茶、吃麵包、聽音樂、看書,快到中午才外出。

 

        一處居所非得三天兩夜不能體會他的微妙,我住了兩晚的那種闃靜恬美印象,三年了,依然在我心中不時被撩撥。。。。。

       (聽聞靜巷六弄停業了,特翻出藏在稿堆的文字回憶,哀嘆幾聲....)

               靜巷六弄的部落格在此,由主人自己說話~

 

    文章標籤

    靜巷六弄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