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昇驛站


 「 可惜了!」 甫踏進大門,我暗自嘆了一口氣。


 


 


 


 


 今天是台東美術館志工季例會,地點選在美和國小旁的「日昇驛站」。


 


 靠著馬路邊而且留有停車場,左手邊有一區原住民生活體驗區,


 可以想見當時太麻里農會興建此驛站的「野心」。


 


 驛站,這個名稱讓人有許多關於旅途的想像畫面。


 驛站,是商代、西周就有的名稱。


  提供傳遞公文或往來各地的官員一個歇宿、換馬的所在。


 


 漢代30里就設一驛站,稱為"郵亭",


  劉邦未發跡前也是個秦朝的郵 亭長呢!


  南宋有一首詞: 好姻緣 惡姻緣 奈何天 只得郵亭一夜眠


 講的是南宋亂局中一件弱女子被政治犧牲愛情的故事。


  去土耳其旅行時也曾經停留在當年絲路的一個驛站,


  那個特別為駱駝出入興建的高大房舍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踏進二樓會場,用樹枝搭成的裝置藝術,


  與四周散亂廉價的沙發組合成極度不協調「志工季例會」的會場,


  我有點兒吃驚。


  


 也覺得可惜,可惜如此採光絕佳的場所,太麻里農會沒有統整設計規劃。


 


  沒關係,我們像傻瓜相機一樣會自動對焦,眼睛看到的都是美麗,


  雜亂自動踢除相機框外


  


  所以志工們討論各項議題非常踴躍,(吾非會議紀錄,以下省略五百字) 


   以致耽誤午餐休息時間。


 


     


 (吧台區入口門簾用細麻繩和棕梠葉交織而成,流露手創之趣味,


    可惜吧檯內雜亂堆置廢物。 )


 


 


二樓狹窄的陽台一字排開桌上型的杵臼,原來要我們自己「 搗麻糬」。


    


  倒進一大碗蒸熟的糯米,木杵上略沾些油,一杵一杵的搗起來了!


  


  好像應該唱一首歌用節奏韻律來搭配搗麻糬的動作才是啊!


 


  記得日月潭邵族有一首「杵歌」不是嗎?


 


  看「阿信」影片, 鄉下日本人也有編唱歌邊搗麻糬的片段。


 


 


小朋友開心著將搗好的麻糬沾裹花生糖粉,而我比較想用後面那台古早挫冰機刨些冰屑澆黑糖水來怯暑哩!


 


 


  地瓜小米白米粥,白米粥吃起來像用剩飯煮的,少了稠稠米漿口感。


 


  


  肉片炒蘿蔔干, 大塊的蘿蔔乾對狼吞虎嚥的人來說是耐心細嚼的考驗!


  (肉片沒有事先醃入味再炒,功虧一簣啊!)


 


  


 


  炒地瓜葉莖,若能切上一根紅辣椒配色一定加分不少!


 


  


 


  鹽拌"蕗蕎",頗具時令, 開菜單的人有用心喔!


 


  


  原來地上兩支榔頭是用來敲破竹筒飯的凶器。


  


 敲出圓柱型的竹筒飯,油光光的,若是加上幾粒熟爛的花生米該有多好哇!


  


  


 


 出發前就交代自備碗筷,真好!我還自帶水杯喝水。


 兄弟倆的碗,嗯,很符合野外求生的功能尺寸,他的媽聰明!


 


  


 小兄弟坐的長凳子,木料用合成的"料仔", 支撐的跨距過大,


 所以在會議中這張條凳就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不支倒地。


 


 


  


 


  離去時, 我回頭望著日昇驛站曾經飛揚的屋頂,


  大膽的線條,當初想必也請高明之士設計過的吧!


 


  然後呢?


  然後屋主無法消受,任其室內荒腔走板吧!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