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實並不容易啊!想想看


 


                      要在暗中準備了多久多久以後


 


                      才能夠 在燈光亮起之時


 


                      站上一個比較顯眼的位置


     


                                                                                  ~ 春天的演出  席慕蓉


 


       


 


                                


 


           是的, "福爾摩沙弦樂四重奏室內樂團"準備好了!


 


             春 天 的 足 音 @ 室 內 樂 之 夜


       4/ 19(六)晚上7:30  台東文化局演藝廳


   


                        歡 迎 欣 賞  免 費 入 場


 


 


 


 


          。。。。。 演 出 前 搞 笑 版  。。。。


 


    團長大人, 我, 為了增加演出前的火力, 掏出私房錢, 訂了六客高級沙郎牛排


 油花密布, 用德國雙人牌平底鍋高溫"啪 拍"兩面煎, 封住肉汁, 送進烤箱5分鐘


      頓時, 滿屋子的牛排香氣,


     


 


    正在排練的音樂家哥兒們, 吸著鼻子, 快快的練完, 奔進餐廳!


 


       


 


     開了一瓶法國紅酒, 切下牛排送進口中, 沾點兒海鹽, 吳晉安 大叫:


        


 


     吃牛排 喝紅酒, 搭莫札特最速配!


 


     


 


          小提琴隨手一抄, 莫札特K487流瀉一地。


 


          吳 晉 安 中提琴 任教高雄義守中小學音樂班  


               台東新生國中和馬蘭國小音樂班 


 


       


 


       小提琴 翁 逸 文 老師最認真練習, 最後才上桌, 紅酒已快見底了。


 


  


 


          大提琴怎可示弱?


  大提琴 蔡 福 桂 美國加州大學大提琴演奏碩士


          任教台東大學音樂系 新生國中, 馬蘭國小音樂班


  


   


 


                      一旁美女微笑不語,  大提琴躬身諂媚後, 小提琴放低改為柴可夫斯基


     


       


 


   鋼琴 林 忠 誠 德國 特洛辛根音樂院畢業


          任教台東大學音樂系 新生國中馬蘭國小音樂班


 


          我們要雙鋼琴演出 Scaramouche  所以不和大提琴眉來眼去, 研究一下今天大廚的功力!


   並向海鹽的提供者致上12萬分的謝意!


   因為這一小撮鹽, 引出牛排的鮮甜, 紅酒的香醇啊!


 


   


      蔡婉君 台北師範學院音樂系畢業 主修二胡 副修鋼琴


          現任教東海國小


 


   


 


   小提琴 林 哲 次 國立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 自幼習琴


           曾任美國夏威夷大學交響樂團第二小提琴手


                                   


 


           本次演出三首, 純屬插花性質, 非常高興, 高興非常。


 


  


 


  鋼琴三重奏 猜忌


           小提琴:陳松暉  大提琴:蔡福桂  鋼琴:林忠誠


 


  


 


  小提琴 陳 松 暉 法國巴黎師範音樂學院最高級演奏文憑 (穿淺藍襯衫神秘嘉賓)


    


 


          現任教台東大學音樂系 新生國中馬蘭國小音樂班


 


      正式演出時上半場最後一首"弦樂六重奏 賽馬" 


          是與蔡瓅緹老師二胡合奏, 有中西合璧的趣味!一定要聽!


 


  


     賣力演完,    紅酒早就被我們幹光,


         


  (上周排練消夜:日本水菜 有機紅蘿蔔 煎沙朗牛排 法國波爾多紅酒 哈密瓜冰淇淋)


          (  這周排練消夜: 鉛筆沙拉, 肉醬義大利麵, 香烤德國豬腳, 加拿大冰酒 草莓冰淇淋 )


   (演出後慶功宴要吃什麼? )


 


 


     兩位只好喝我私藏的我原住民小米酒。。。


     續攤"黑根大賜"冰淇淋抹 Ritz 麗奇小鹹餅。。。


 


 


 


                                                                                    開始綻放 夢想中的一切騷動


 


                                                                           可是 好像反而聽不見自己的台詞


 


                                                                                    只瞥見出口處 布幔因風而起


 


                                                                                                有模糊的背影相繼離去


 


                                                                                         什麼? 就到此為止了嗎?


                 


       


 


                                                                                       我回身追問藏在幕後的導演


 


                                                                            在燈光全滅之前 我只來得及看見


 


                                                                                                           他留著淚 說:


 


                                                                            是的 這就是在瞬間已成為昨日的


 


                          我們全體............


 


                                                                                       ~春天的演出  席慕蓉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