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有值得誇耀的事跡, 那大概只有 學插花  這件小事上吧.

印象中, 我那時大著肚子懷孕8個月開始學的插花,

一點兒也沒有動剪刀的忌諱。

 

 

由日本 池坊流 學起. 時間是星期六, 日,  任選一天隨到隨上.

也因為時間自由, 老師又剛脫離婚姻無家累,

我常在孩子睡下, 家事做完後, 深夜10點左右去上課.

輕鬆說笑中剪枝弄花, 互相撫慰.



 

 學插花沒有家庭作業要繳,

我卻勤奮的在筆記本畫下我今天的作品,而不是用相機一拍了事.

由於會一點日文,購買池坊日文的插花書,觀賞大師作品來鍛鍊眼力.   

時間就一個禮拜一個禮拜的飛逝.....

 


孔子說學詩經可多識蟲魚鳥獸之名.

我學插花可是記了不少花草植物的名稱.

老師也常帶著我們到高雄等地上大師班,到台北看池坊年度花展,

開開 眼界。

 

我看出了興趣, 甚至組團到日本京都 池坊總部去參觀,
那天還巧遇池坊家元( 也就是掌門人 ) ,

我把那段旅行投稿到中國時報旅遊版,還占了一小片報紙角落。

 

 

「池坊流」是一個組織嚴密的花藝學習機構, 大約有500年的歷史.

我們就在老師的帶領下一級一級的去參加花藝鑑定考試,

每一級通過都有從日本寄來的精美證書和牌照.

其中這一個牌照最是唬人,

每次家中有日本客人來訪, 看到這個木牌就對我肅然起敬,

 其實當下我只有心虛的微笑, 忙著搖手說 


 " いいえ!  いいえ! "

         

 

 20年前電腦網路還未興起,  插花可是一個當紅又容易入門的技藝課程.

不少有些閒錢逸致的夫人小姐都有學過那麼兩下子.

也因此學插花人口還真不少,我們師生也辦過3次大型的花展, 籌備策劃,

忙裡忙外中我也認識幾位當時地方的名女人, 擴展我的社交圈. 

  那時真是我的插花老師的黃金時期.  

 

幾年後她也再找到了Mr. Right, 

我還擔任新娘車司機,  婚宴主持人, 連兒子都當小花童,

其中新娘的捧花, 花童的小花籃都她自己動手做, 被我們取笑到不行。

   

 

花會凋零人會老, 電腦網路的興起吸引了年輕的小姐, 學插花的人越來越少.

終於插花教室在前2年熄了燈.  連社教館 救國團 都無法招生成班.

  我只好自己看著辦. 
像這樣 " 一輪插 " 是最偷懶方便的方法,

卻也考驗妳對花枝修剪比例的修養和花器的選用.

 

   花材: 石斛蘭一枝

  花器: 購於北海道 美瑛 手做木工坊, 是匠人的用當地的木料雕刻而成,

           很吸引人的目光. 我試過只插一枝天文冬就很優雅.

 

 

  

  常去用餐的咖啡簡餐館, 我和老闆混熟之後自告奮勇幫他插花,

美化環境. 他出花材我出工. ↑

 

  花材: 觀音蓮7枝     黃椰子葉3枝

  花形: 自由花 直立式 

  缺點: 花器太聳了! 沒辦法老闆外行人. 


 

↓ 這是我常去的汽車保養廠, 廠長夫人是插花高手,

 

   


   每星期一都到保養廠, 給客戶休息室一點顏色瞧瞧!

 

 大自然的花花草草在有心人的愛護安排下, 集合在一起,

   妳主我副的找個舞台秀一秀, 不也是人生的寫照?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