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興的話

  一口氣綻放二、三十朵花

  要是心裡頭不舒服

  就僅開五、六朵

  完全沒有負擔

  只有一個原則必須遵守

  天天開花

  好讓每一天都是

  春天

   ~    日日春  渡也

 

 

 

 

  聽說某地花木繁茂,即是人傑地靈,是塊寶地。

  我想,那是不是我要發了?

  院裡這棵黑玫瑰種了也快十年了吧?

  她很盡責的花開花謝,我進出也會看著她花謝花開。

  最近,她突然抽了一長莖,一直往上竄,

  比我食指還粗的枝條竄得老高,

 

       

 

 

            

 

  驚的我懷疑黑玫瑰是否像傑克的豌豆一樣要竄向天上的城堡?

  終於打了一個墨黑紅的花朵,比六年級的小孩還高!

  超過160公分 。

 

 

 

 

 

 

  喜歡胡德夫唱的「美麗島」最後一句:

  水牛、稻米、香蕉、玉蘭花。

  衷心認為台灣本土的香氣就是玉蘭花!

 

 

 

  遂栽下一棵玉蘭花在小院子,沒幾年長成三層樓高的大樹,

玉蘭花成了玉蘭樹,花朵兒三三兩兩開個意思意思,香味沒聞著,

探出牆頭的花兒倒是讓過路的歐巴桑用雨傘勾低枝子摘走了去,

  好不氣惱!

 

      

 

年初家裡諸事不遂,瞎忙了好一陣,花白了頭髮。

好友素蘭取笑我:

「你甘不知道嗎?台灣習俗家裡不要種玉蘭花,否則女主人會成為台灣阿信!」

 

所以,她家裡的玉蘭花都修剪的矮矮的。

乍聽之下,心裡也毛毛的,難怪我每日工作超過十小時,

孔方兄還是喜歡去跑奧運百米。

唉!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每日得閒,即動手鋸下一段枝枒,

 最後砍成只剩一枝幹時,發現葉腋下出現許多花苞,

心中一軟,想見聞玉蘭花風姿,暫且住手。

 

 

此時,黑玫瑰旁的七株百合花也與玉蘭花同時澎澎含苞了!

這幾週來,只要走進院子,百合花香夾著玉蘭花香,

層層疊疊繞在院子裡飄呀飄,尖著鼻子聞香,人也柔情浪漫起來。

整枝子的玉蘭花,算不清有幾朵,無法採摘,

掉了一地的花瓣後,才靜下心來檢視自己的園子。

 

 

  朋友送的筆筒樹也伸出如華蓋般的羽葉,

  為我餐桌的窗前展開青綠的二度空間。

  幾盆資源回收的蘭花今年開得特別好,真給面子。

 

 

  從 十公分 高開始種起的檳榔樹,

  相當努力的在與隔壁窄小的空間裡抽高挺立超過三樓高。

 

                         

 

 

 黃金葛被我強迫攀爬檳榔樹,每片黃金葛都張大了一尺多寬的手掌。

 每當雨天,雨點灑在葉片上,不也附庸風雅有著詞人

  是誰多事種芭蕉,早也蕭蕭,晚也蕭蕭 的詩意?

 

 

也沒算自己到底養了幾尾錦鯉,常忘了餵飼料,真抱歉。

 爸爸十多年前送我一尾魚,張得嚇人的大嘴巴,晃著黑色的身體看我。

    水髒髒的也游來游去,魚兒們大家都沒事。

 

      

 

 

    隨意養在石磨上的銅錢草,茂密奮發的把石磨換個新髮型。

 

 

 

   花花草草都那麼捧場,我也來換個頭面。

 台東美髮名店「米勒 AVEDA」 喀嚓喀嚓,剪掉幾乎垂肩的直髮,

  後腦勺打了高層次,斜剪瀏海,挑染幾綹棕紅色,吹出線條,

   整個人變了個樣。

 剪短頭髮,人好像也長高了幾公分,

cheela小屋買咖啡,男生們都驚呼: 

   哇!換髮型了!

  

 

不過,我還是陣亡了,從日本回來的機上就發燒喉嚨痛, 感冒了。

回台東後,掏心挖肺的驚天動地狂咳,輾轉纏綿,反覆發作兩個月。

 

第一個月,先鐵齒不看醫生,想打混過去。 

第二個月,地球爆發H1N1新流感, 只好在四周的白眼裡,

中藥西藥雙管齊下,拖拖拉拉,終於恢復人聲了。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唉!這個月該付的帳單跟玉蘭花們比多似的從信箱掉出來。

 

                  阿信玉蘭花,留是不留?

                 朝天丟雙拖鞋,卜個卦吧!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