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阿源師回來了!"


             前晚去大同路小車輪(吉串燒)吃消夜, 老闆娘看到我興奮的報知:阿源師傅回來了.


星期日下班後, 懷裡揣著錢包, 帶著醞釀多時的饞蟲直奔台東大車輪日本料理.


店長殷勤的安排我們坐在"看達 "(counter )前, 好讓我們在第一時間享受阿源師的手藝.


兩年不見的阿源師傅, 人胖了一小圈, 從廚房的門簾縫中瞧見我, 彎個腰, 鑽出來, 快手快腳的捏了一個紅甘肚, 一個鮪魚握壽司給我打個底,  善解人意的經理也端上了甜黑豆, 酥炸丁香, 自製醃蘿蔔來豐富我的味蕾.



  梅醋花枝(軟絲仔), 佐以小黃瓜, 紫海藻, 髮絲般的薑絲甩成一束靠著, 輕灑上白芝麻, 紅白相襯得色香味俱全的酢物迎面清爽, 一口咬下這片" 依卡 (日文) ", 脆中帶軟, 厚實的口感我一嚼再嚼.


其間用那三種佐菜用來分別口感, 軟.脆.酸.甜. 是一道成功的開胃解膩好菜!


( 自首: 為了加強品嘗美食的本錢, 特別安步當車30分鐘來到餐廳! )



  海膽嗎? 今天的馬糞海膽做成軍艦捲.


  包覆的頂級香脆海苔片喀擦喀擦交合著用舌尖抵爛的冰冰涼涼的海膽在口腔中漫開, 仿若海浪在礁石間拍打!


 配菜: 阿源師秘製山藥酢, 嫩薑片,  手磨新鮮哇沙米.


( 小八卦: 老闆捨得用頂級海苔, 曾經引起海苔大盤商的注意. 由於物價的上漲台灣許多日本料理早改定次級海苔了, 為何偏遠的台東還能訂如此高級的海苔而且量還不小, 因此大老闆還來台東拜訪大車輪.)也因此我來必點: 鮭魚捲....


.想像一下: 酥脆的海苔外皮包裹著熱呼呼剛烤好的肥美鮭魚肚, 夾著涼涼細碎蔥花, 和著醋飯一口咬下...... Hmmmm....帝麗需思!



     科羅莎颱風期間漁船沒出海, " 看達 " 內的冰箱沒什麼魚貨, 阿源師腦筋一轉, 幫我們上了一道傳統的" 哈拿(花)壽司 " , 海苔皮層層裹著玉子燒,  炸蝦,  烤穴仔魚,  佃煮瓢干, 香菇,  旗魚鬆,  小黃瓜, 醋飯.


花壽司色彩豔麗, 我端詳欣賞許久遲遲捨不得一口咬下!


 ( 他的手勁不知有多大才能將這麼多食材押捲得緊緊牢靠不散開? )


 



差不多了, 我遞個眼神, 阿源師小跑步鑽進廚房, 沒多久端來了湯. 掀起碗蓋 , 俏經理輕聲說: 湯招待!


說是招待可也不含糊: 番茄燙皮撕去僅存果肉, 薄切肉片用太白粉滾過增加滑嫩, 生薑青蔥切成細絲排在碗邊, 這碗紅黃白綠湯, 熱,  鮮,好滋味, 這不就是湯的基本滋味嗎?


我欣賞他每一道料理的味覺搭配, 每回都帶著滿足的臉龐跟他道謝他的精心手藝!


大概是這樣的尊重他的手藝吧 , 每回我去用餐他再忙也要出來探個頭 , 做幾樣菜單上沒有的菜來招呼我 .


謝謝你, 阿源師! 你不要再離開了!



    全站熱搜

    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